郑渊洁错了吗?

郑渊洁错了吗


江苏  夏俊山


今年北京高考作文题公布后,童话作家郑渊洁根据作文题也写了一篇文章。在这篇题为《我坐杯子飞行》的作文里,他用满招损来形容往瓶子里不断填塞东西必然造成的后果。有人认为他把自满曲解成填满,是顺词义行文而已,此举并不高明。郑渊洁却对记者说:“这所谓的出错,正是他作文里最出彩的地方。”这让我想起了著名作家汪曾祺的《跑警报》中特意提及的对联: “见机而作,入土为安。”这副对联是国学大师陈寅恪为防空洞所撰,意思是看见敌机要赶快行动,钻入土下的防空洞为安全之策。40年后,汪曾祺写《跑警报》,还不忘称赞这副对联之妙。正是因为对联完全曲解了成语,然而,这恰恰是这副对联的出彩之处!


汉语的意义丰富多彩,本义、比喻义、借代义,引申义等,还有各种工具书不收录的语境义,所谓意由语生,义随境转。因此,字不离词,词不离句,句不离篇是理解语言的一大原则,而要准确地把握和理解,须从语言的前后关系等语言运用的环境入手,死抱着词典中的义项使用词语,语言就僵死了。这是学习语文的人都应该懂得的道理。


民间有一则笑话说:一条水沟挡住了秀才去路。一位农夫说,跳过去就行了。秀才听了,双脚一蹬一跳,竟落到水中。农夫说,不该这样。说罢,单脚起跳,一跃而过。秀才看了埋怨道:单脚起步为跃,双脚起步为跳,你该说跃,不该说跳……”


举上例无非是想表明,理解词语不能死搬教条。郑渊洁关于满招损标新立异的解释,是运用了修辞格别解。《修辞学词典》(浙江教育出版社198751版)第14页对别解的解说是:辞格之一,运用词汇、语法等手段,临时赋予词语以新的意义。


可见,作为一种修辞格,别解早已收到了语言学者的关注,别解的作用主要是能给人以新鲜感,造成诙谐幽默的效果,或增强话语的讽刺意味。而运用别解的例子,生活中也十分常见,例如,计划经济时代分房,有人在门上贴了一副对联:领导深入到群众之中;群众乃顶天立地英雄。初读不解其意,后来得知:该楼中间两层住的全是领导,底层、顶层住的是群众。读者回味之余,无不喊好!好在何处?就因为句中深入”“顶天立地用得不同寻常,另有解释。正因为这些词语被临时赋予了新的意义,话语才显得诙谐幽默,又了讽刺嘲弄意味。由此可见,郑渊洁临时赋予满招损以新义,这并没有错。


至于说广告乱改成语,如随心所欲改作随心所’”作热水器广告,其实这是运用了仿拟的修辞格,对此,正确的态度应该是让学生在理解原有成语的基础上,学会欣赏这些广告语的妙处。

《郑渊洁错了吗?》有1个想法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