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开美文贵真情

“泡开”美文贵真情


——浅谈《我的空中楼阁》之真情美


 


赵玉娥 


优美散文,应如一杯泡开的好茶,寄予作者情感的景物犹如那杯中茶叶需要慢慢“泡开”——“舒展”开来,随着淡淡地清香舒雅读者心灵,沁人心脾,久久难以忘怀。下面让我们探秘著名台湾作家李乐薇《我的空中楼阁》这篇真情美文,是如何将平凡小屋“泡开”为感人心脾的美文呢?


因情真而景色美。优秀作家与常人不同在于有一双多情慧眼,善从平常生活中发现别人想不到的“新意”。就像李白偏爱月亮而留下“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等优美诗句一样,作家李乐薇对山上小屋情有独钟、喜爱至极,所以小屋和周围的花树等景物在作者笔下自然美丽如画,有情有义。作者不仅看到了小屋的外观和谐,还欣赏到小屋的多情可爱和灯光下的朦胧美。正是如此热烈真情激荡下,平凡而难以描绘的山上小屋在作者笔下却变得“别致出色”、“含蓄而有风度”。可见,是作者对小屋的无限真情,使小屋和周围的景物似乎都有了自己的新思想、新行为,也使得那随处可见的精妙词句也犹如盛开花朵,在读者心中展现着引人注目的美姿。


因情深而修辞新。唐代大诗人白居易曾说“感人心者,莫先乎情”。《我的空中楼阁》中多处新奇的修辞正是因作者对“空中楼阁”无限深情而“泡出”。且不说运用博喻和化用前人诗句手法首创的“好比一望无际的水面飘过一片风帆,辽阔无边的天空掠过一只飞雁,是单纯的底色上一点灵动的色彩,是山川美景中的一点生气,一点情调”,更不必说“出入的环境要道,是一条类似苏花公路的山路,一边傍山,一边面临稻浪起伏的绿海和那高高的山坡”中作者把碧绿稻田比喻成浩瀚无际的“绿海”后,又把风吹稻秧所呈现的情态喻为起伏“波浪”的续喻的运用,单单是“小屋在山的怀抱中,犹如在花蕊中一般,慢慢地花蕊绽开了一些,好像群山的退了一些”这一把毫不相干的“山”和“花蕊”通过联想和想象而“泡出”来的恰切比喻,就足以令人叹为观止。试想,如果没有作者对小屋的无限深情,又怎能有如此真切体悟和独特感受,又怎能有如此丰富而美妙的修辞佳句呢?此外文章多处拟人、对比等修辞的使用,更使文章锦上添花。


因情美而意蕴深。作者对小屋的无限挚爱,方使小屋在作者眼里是那么有情有义,甚至“爱屋及乌”感觉到还有“清新的空气使我觉得呼吸的是香”。所以这里的小屋不仅是“客观”的景物,更带上了作者的志向、情趣等客观色彩,可以说周围美景成了作者精神寄托的“空中楼阁”。所以,文章虽不言情志却处处写情志,景物描写越生动形象,蕴含的情志就越深远有感染力。


正如巴金先生所说:“我们写作,只是因为我们有话要说,有感情要倾吐,我们用文字表达我们的喜怒哀乐。”可见情乃作文之生命,作文之灵魂。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