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时事不留面子 砭锢弊常取类型

   邓见发(本文选自《语文报·高一版》  87期)


  鲁迅先生曾说杂文要“论时事不留面子,砭锢弊常取类型”,其杂文取材广泛,短小精悍,针砭时弊,富有表现力和穿透力,达到了内容与形式的完美统一,呈现出撼人心魄的语言艺术魅力。《拿来主义》是鲁迅先生杂文的典范之作,给人以启迪并令人回味无穷。


一、讽刺之辛辣犀利


“‘讽刺’的生命是真实,不必是曾有的实事,但必须是会有的实情。所以它不是‘捏造’也不是‘诬蔑’;既不是‘揭发隐私’,又不是专记骇人听闻的所谓‘奇闻’或‘怪现状’。” 嬉笑怒骂,皆成文章。杰出的幽默才能,卓越的讽刺艺术,使鲁迅的杂文辛辣犀利、妙趣横生,让读者在发出会心微笑的同时,竭力引导人们对所观之现象进行更加深入地思考,在不经意间形成幽默讽刺的效果。


在本文中,作者为了讽刺那些“送去主义者”的行径和滥调,便说“我在这里也并不想对于‘送去’再说什么,否则太不‘摩登’了”,既挖苦了“送去主义者”,也旁敲侧击地指出送去主义者们的“摩登”作风,可谓一箭双雕。与之相对的是作者倡导的“拿来主义”主张:“我只想鼓吹我们再吝啬一点,‘送去’之外,还得‘拿来’,是为‘拿来主义’。”“鼓吹” 绝不是唆使、煽动别人去干坏事,而是理直气壮、义正辞严地宣扬真理。“吝啬”在这里应理解为褒义词“珍惜”,表明对物质、文化财富应有的正确态度,而且对“送去主义者”的数典忘祖、媚外求荣的行径也是一种嘲弄、揶揄。


二、设喻之新颖风趣


巧用比喻说理可以将抽象的语言具体化,艰深的语言浅显化,化腐朽为神奇,变枯燥为风趣,从而增强杂文的形象性和感染力,使大家明晓易懂,为之折服。


对于批判继承文化遗产这样的重大问题,如果摆开阵势铺开来谈,在千余字的杂文中是不可能谈好的。鲁迅先生化繁为简,举重若轻,先把中华文化遗产比作一所大宅子,然后从正反两方面设喻,先反面设喻批判对待文化遗产的三种错误态度:将徘徊不敢走进门的逃避主义者比作“孱头”;将勃然大怒,放一把火烧光的虚无主义者比作“昏蛋”;将欣欣然接受一切的投降主义者比作“废物”。在论述对待文化遗产的正确态度时,作者也设置了三组比喻:将文化遗产中的精华部分比作“鱼翅”,将既益且害的部分比作“鸦片”,将糟粕部分比作“烟枪”“烟灯”和“姨太太”,设喻贴切形象,丝丝入扣。


在本文中,作者多次使用比喻来增强文章的说服力和感染力。比如在论述“闭关主义”的危害时,“打破大门”“碰钉子”就形象地揭示出清政府闭关锁国、盲目自大以致落后挨打,与帝国主义签订一系列割地赔款、丧权辱国的不平等条约的事实,这样设喻说理比直陈史实来得新颖风趣、深刻诙谐。


三、描绘之形象传神


为了让笔下的人物形象丰满,富有感染力,在创作《拿来主义》一文前,鲁迅先生在内心早已画就了这一类人物的嘴脸,因此,形诸笔墨便能得心应手,将这类人物的嘴脸惟妙惟肖地展现出来。


如本文的开篇,鲁迅先生用了一连串的反语来描绘御用文人的“送去主义”。所谓送古董去巴黎进行“不知后事如何”的展览,所谓“大师”们捧着古画和新画企图在欧洲各国一路地“挂”过去以“发扬国光”,又提到当时国民党政府想送梅兰芳去包括苏联在内的欧洲传播“象征主义” 。在这幅漫画中,作者用精炼、传神的动词,恰如其分的修饰语和限制语,既十分形象地活画出了“送去主义者”的可怜相、寒酸相,也惟妙惟肖地刻画出国民党反动政府卑躬屈膝,崇洋媚外的媚相,揭露了他们的丑恶嘴脸,形象传神,风趣生动。


 

《论时事不留面子 砭锢弊常取类型》有2个想法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