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季风景如歌——《我的四季》独特性赏析

王爱刚(本文选自《语文报·高一版》20139月)


    


  张洁的《我的四季》是一篇感悟人生哲理的散文,隽永的文笔里是她对生命的歌唱。文章采用“镜头组合法”,围绕“生命如四季”,选取四个具有典型、形象、连贯的特写画面,意象鲜明,精雕细琢,深入挖掘,表达生命在每个时期的感悟、追求以及困惑,大气中略带苦涩之感。散文是作者独特经历以及独特感悟的产物,要欣赏本文必须关注它独特的内涵。


一、作者独特的人生经历


张洁童年生活艰苦,中学时的理想就是考入大学中文系,可老师推荐她学经济。学经济的她没有放弃对文学的爱好,阅读了大量文学作品。参加工作不久,文革开始,作者经历十年动乱,文革以后开始从事文学创作,1978年开始发表短篇小说《从森林里来的孩子》。


这样复杂独特的人生经历,使得作者的人生有自己的色彩:她耕种的是“不毛之地”;拥有的土地,要么干旱少雨,要么“冰雹”连连;她所收获的不是颗粒饱满的庄稼,而是“干瘪的谷粒”;冬天她没有“隔着窗子看飘落的雪花、落寞的田野,或是数点那光秃的树枝上的寒鸦”,而是检点一年来的喜怒哀乐、酸甜苦辣。


二、作者独特的人生体验


作者独特的人生经历,使得人生体验与感悟与众不同:春季艰辛但仍充满希望,夏天历经磨难仍不放弃,秋天感悟收获但不后悔,冬天是人生黄昏仍老有所为。贯穿于作者人生四季的主线,是执着追求的人生信念和永不退缩的人生态度——生命不息,奋斗不止。张洁的散文随处都可以发现她感悟中的“这一个”。


作者的人生之春遭遇 “不毛之地”,而且“胳膊细瘦”“犁锈钝”,“土地里的石块和树根常磕绊着犁头” ,“我”咬紧牙关,拼却全身的力气,为生命地块负责,不逃避。人生之夏遭遇干旱,找水源未带容器,无情的冰雹使谷穗夭折。面对失误、挫折、失败,“我”不怨天尤人,继续走自己的路。秋季“我”收获的欢乐是“又酸又苦”,“面对收获的微少,我却疯人一样地大笑”,认真地活过,无愧地付出过、奋斗过,不必在乎最后的结果,也不必用他人的尺度来衡量自己。人生之冬品味、反思人生,身处黄昏仍有事可干。


三、作者独特的语言表现


张洁深厚的语言功力和表达技巧,使得文章哲理表现极为深刻。①比喻形象。“我在这片土地上,用我细瘦的胳膊,紧扶着我锈钝的犁。”生动贴切地表现了生命之春的单薄和吃力。②对比鲜明。“厄运只能将弱者淘汰,即使为它挡过这次灾难,它也会在另一次灾难里沉没。而强者却会留下,继续走完自己的路。”告诉我们不论在什么情形下,要做生活的强者。③联想新奇。“我终于明白,这妄想如同想要拔着自己的头发离开大地。”祈求得不到的事情是什么情形?那你就体验一下“拔着自己的头发离开大地”的结果吧。借助联想把抽象的道理讲得通俗明白。④句式整齐。“我在这片土地上,用我细瘦的胳膊,紧扶着我锈钝的犁。深埋在泥土里的树根、石块,磕绊着我的犁头,消耗着我成倍的体力。”


《我的四季》以洗练的文笔,凭借独特的生活体验,告诉读者——生命如四季,四季如歌如画。


 


 

《四季风景如歌——《我的四季》独特性赏析》有1个想法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