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鉴经典文本,打造精彩细节

 徐丽利(本文选自《语文报·高一版》201512月)


  米开朗基罗曾说:“在艺术的境界里,细节就是上帝。”细节堪称艺术作品的生命,它虽然像沙粒一样微小,但一经过目便永生难忘。《辛德勒名单》中那雪一样飘落的骨灰,罗中立《父亲》中那纵横交织的皱纹,肖邦音乐中如船歌串串琶音,无不深深刻印在鉴赏者的心中。古今中外的文学作品更是以精彩纷呈的细节描写收获了永恒。但许多同学在写作中缺少细节描写的意识,描写人物叙写事件总是浮光掠影泛泛而谈。那么,怎样才能写出生动感人真实精彩的细节呢?我们不妨去经典文本中寻求答案。


一、用慢镜头,细化动作


片段一:


我看见他戴着黑布小帽,穿着黑布大马褂,深青布棉袍,蹒跚地走到铁道边,慢慢探身下去,尚不大难。可是他穿过铁道,要爬上那边月台,就不容易了。他用两手攀着上面,两脚再向上缩;他肥胖的身子向左微倾,显出努力的样子,这时我看见他的背影,我的泪很快地流下来了。


在《背影》中,朱自清先生深情地写了父亲一系列动作,“蹒跚地走”、 “慢慢地探身”, “穿过铁道”,“爬上月台”,“两手攀着”,“两脚向上缩”,“身子向左倾”……父亲艰难的举动,肥胖的背影,爱子心切又不善言辞的慈父形象就这样定格在一代人的心中。


片段二:


……他爬将起来,又拍着手大笑道:“噫!好!我中了!”笑着,不由分说,就往门外飞跑,把报录人和邻居都吓了一跳。走出大门不多路,一脚踹在塘里,挣起来,头发都跌散了,两手黄泥,淋淋漓漓一身的水。众人拉他不住,拍着笑着,一直走到集上去了。


范进中举后的狂态,被吴敬梓细化成“爬将起来”“ 拍手大笑”“ 往外飞跑”“ 踹、挣、跌”,这一连串丑态百出的动作,让人觉得可悲可怜又可憎,科举制度对人的摧折,生活的酸辛尽在其中。


二、妙用修辞,生动形象


    “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 像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这是徐志摩诗歌《沙扬娜拉》中最脍炙人口的一句,敏感多情的诗人借用圣洁美丽的水莲花来比喻,人物那娇羞的神态与温婉的笑容如在目前,一个恰切形象的比喻使这首短诗顿然生辉,其中的灵动摇曳、含蓄深沉,让人过目难忘。


再如鲁迅《药》中的一段描写:“老栓也向那边看,却只见一群人的后背,颈项都伸得很长,仿佛许多鸭,被无形的手捏住了的,向上提着。”这一细节,把一群麻木的、不觉悟的人,冷漠地观看刽子手杀害革命者的神态如浮雕一般现于读者眼前。自己的同胞惨遭杀戮却无动于衷,像看与自身毫不相干的街头热闹似的,令人伤心痛心。 作者那种强烈的愤懑,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炽烈情怀,通过这一细节,淋漓尽致地表现出来了。


三、特写镜头,凸显形象


刻画细节时我们也不妨借鉴一下这种手法,把自己的笔看成摄像机,接近再接近你的描写对象,捕捉其一个细小的动作,一个不易觉察的眼神,一句转瞬即逝的话语。比如鲁迅先生笔下的孔乙己:他涨红了脸,额上的青筋条条绽出,争辩道,“窃书不能算偷……读书人的事……能算偷么?”孔乙己半文半白语言,吞吞吐吐的态度,牵强无力的争辩,将他的迂腐可悲生动地表现出来了。


再如李清照的《点绛唇》:“和羞走,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倚”、“回”、“嗅”三个动作,生动再现出主人公的动作、神情、姿态,不仅准确地描绘出主人公既爱恋又羞涩的神态,她欣喜又紧张、兴奋又恐惧的微妙心理活动也纤细可感。把一个情窦初开,又受着封建礼法约束的少女的复杂情感,含蓄委婉、细腻生动地展现在读者面前。


法国文学大师巴尔扎克说:唯有细节将组成作品的价值。英国作家塞·斯迈尔斯说:就像从很小的孔穴能窥见阳光一样,细小的事情刻画出人的性格。精彩的细节从何而来?让我们向经典的文本学习,用眼睛去观察,用心灵去发现,用智慧去提炼。让我们的文字因为精彩的细节,从肤浅走向深刻,从单调走向神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