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商山早行》说“名词并列”

 


 王树人(本文选自《语文报·高一版》201512月)


  “鸡声茅店月,人迹板桥霜”,是唐代诗人温庭筠《商山早行》中的两句诗。这两句诗可分解为十个景物的名词:鸡、声、茅、店、月、人、迹、板、桥、霜,一字一词组合在一起,构成名词性短语,将短语巧妙罗列在一起,写出了诗人的羁愁和野外的景况。其次,这种句式虽然隐去了动词,但在名词和名词之间,我们仍然可以明显地感觉到动词效果的存在。诗人将动词隐去,是因为这种句式可以形成一种诗意的跳跃。这种跳跃能给读者留下了充分想象和进行形象再创造的余地。因而它不仅使诗句显得精练,而且显得含蓄有味。像这种把名词并列的诗句,就是古诗文中的一种“特殊句式”。“特殊句式”是指“为了表达的需要或韵律的需求不按常规语法安排的诗(词)句”而言。


所谓“名词并列”,是指把几个表示事物、景象的名词并列在一起,构成一句诗(词)。例如:元代马致远的《天净沙·秋思》:“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这首小令的前三句,是用九种意象并列构成的。这九个体现意象的名词,虽然没有动词将其连在一起,但借助于想象和联想,就可以将九种不同的景象巧妙地组织进一个画面里,渲染出一派凄凉萧瑟的晚秋气象,从而含蓄地烘托出旅人的愁思。对这样的诗(词)句的理解,是无法通过语法分析实现的,只能借助想象和联想,把名词所代表的对象组合在一起,形成一幅画面,从而创造一种意境,借助意境理解诗词的思想感情。


再如北宋苏轼的《自题金山画像》:“心似已灰之木,身如不系之舟。问汝平生事业,黄州惠州儋州。”此诗最后一句用名词并列来叙事述怀,同时也是作者对自己“生平事业”的概括。宋神宗时,苏轼因反对新法而被贬到黄州。宋哲宗时又被贬到惠州,最后又远徙琼州。作者用黄州、惠州、 儋州三个地名(名词),非常艺术地隐括了自己坎坷的一生。


南宋陆游的《书愤》中的“楼船夜雪瓜洲渡,铁马秋风大散关”,这两句诗各以三个名词构成工整的对仗,以典型的时间、典型的地点、典型的战备描绘出一幅浩浩荡荡的出师图,语言十分凝练,两句中没有一个动词或虚词勾连点缀,却显得顿挫有力,并渲染了悲壮气氛,刻画出了庄严肃穆、威武雄壮的军旅画面,也使作者早年的雄心壮志得到了淋漓尽致的抒发。


明代白朴的《天净沙·秋》:“孤村落日残霞,轻烟老树寒鸦。一点飞鸿影下。青山绿水,百草红叶黄花。”这首词以名词并列组合的形式,选取典型的秋天景物,由远及近,由高到低,多层次多侧面立体交叉式地描绘,通过秋日迟暮之景和明朗绚丽之景形成鲜明的对比,表达了作者积极向上的生活态度和对隐居生活的热爱之情。


明代康海的《冬》:“云冻欲雪未雪,梅瘦将花未花。流水小桥山寺,竹篱茅舍人家。”此诗的后两句把几个入画的名词并列在一起,构成一幅和谐的冬季田园风景图,与马致远的名句“小桥流水人家”有异曲同工之妙。


上述这种完全用名词并列组成的诗(词)句,实质上是将句中的动词隐去,从而造成一种意象上的跳跃。这种跳跃不仅使诗句变得精练隽永,而且更加含蓄有味。需要指出的是,这种全部用名词或名词性短语,经过选择组合,巧妙地排列在一起,构成生动可感的图象,用以烘托气氛,创造意境,表达情感的“名词并列”的修辞手法,也被称为“列锦”。另外,因为诗词不同于散文、小说,是可以“名词并列”的,而散文、小说是不允许句子成分缺少的,否则就是病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