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层楼

 乙白莲(本文选自《语文报·高一版》201512月)


  “登楼”是古诗词中一个重要的文学意象,其内涵极为丰富,或抒发家国身世,或表思乡怀人,或诉惜别离恨,等等。


思国 “何处望神州,满眼风光北固楼。(辛弃疾《南乡子》)”举目远望,中原的故土在哪里呢?收入眼底的只有北固楼周遭一片美好的风光了!此时南宋与金以淮河分界,词人站在北固楼上,翘首遥望江北金兵占领区,大有风景不殊,山河改异之感。


思乡 “落日楼头,断鸿声里,江南游子。(辛弃疾《水龙吟·登建康赏心亭》)”夕阳快要西沉,孤雁的声声哀鸣不时传到赏心亭,更加引起了词人对北方故乡的思念。“落日”与“断鸿声”营造了凄凉悲哀的气氛,烘托出“江南游子”(词人自喻)的郁愤心境。“春到南楼雪尽,惊动灯期花信。(万俟咏《昭君怨》)”写客中值上元灯节。 “雪尽”则见日暖风和,大地回春。《吕氏春秋·贵信》云:“春之德风,风不信(不如期而至),则其花不盛。”故谓花开时的风名为花信风。而农历正月十五日上元节又称灯节,为赏灯之期。此“灯期”之花信为“小桃”,上元前后即著花,状如垂丝海棠。所谓“惊动”,即言春到南楼,时值元宵,小桃开放,如从睡梦中惊醒。这里虽只着笔于春花佳节,实暗启归心。客逢入春,又一年矣,“人归落雁后,思发在花前”,情何以堪!


怀人 “暝色入高楼,有人楼上愁。(李白《菩萨蛮》)”词人用了一个“入”字把“暝色”人格化,比作了一个带了离愁的闯入者,使景色活跃在读者的心头眼底。于是高楼上孤单的愁人就越发和冉冉而入的暝色融合在一起了。这楼头的远眺者是因何而发愁呢?我们不禁要想起“盈盈楼上女,皎皎当窗牖”这两句汉代古诗。她是在怀念、期待远人。“困依危楼,过尽飞鸿字字愁。(秦观《减字木兰花》)”高楼骋望,见怀远情殷,因“困倚”“过尽”,则骋望之久、失望之深自见言外。旧有鸿雁传书之说,仰观飞鸿,自然会想到远人的书信,但“过尽”飞鸿,却盼不到来自天涯的音书。因此,这排列成行的“雁字”,在困倚危楼的闺人眼中,便触目成愁了。


惜春 “楼外垂杨千万缕,欲系青春,少住春还去。(朱淑真《蝶恋花》)”词人透过窗帘,看到楼台外面千万条碧绿的杨柳枝正缠绵悱恻地伸出双手,轻摆纤细的腰肢,甚至还在喃喃细语:“春天啊,您再停留一些时吧!”杨柳们一往情深地想牵挽住春天,向春天表示着无限的依恋;春天虽略作停留,却还是决然地离去了。


离别 “明日相思莫上楼,楼上多风雨。(游次公《卜算子》)”词句意蕴十分丰富。一层是,你要多保重身体,避开风雨。其实要说风雨,不写居者叮嘱行人风雨中要多加珍重,反而写行人叮嘱居者,平白浅显的语言,表达了最深厚的情感。词句还可这样理解:日后思念我时,不要上楼,因为楼头多风雨。那种见到风雨而引起的希望和失望的煎熬中,会使人更加痛苦。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