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雀东南飞》互文修辞赏析

 


 郭稳福(本文选自《语文报·高一版》201511月)


  互文修辞,是古汉语中一种特殊的修辞手法。即上下两句或一句话中的两个部分,看似各说两件事,互不相干,实则互相呼应,互相阐发,互相补充。这类句子比较特殊,文字上只交代一方,而意义彼此互见。从目前学术界在古典诗文中关于互文修辞的研究表明,互文始见于汉乐府民歌,流行于唐宋诗词。如我们学过的《木兰诗》中就有“开我东阁门,坐我西阁床”,这两句话的意思互相渗透,互为补充,意思是“开我东阁的门,坐我东阁的床;开我西阁的门,坐我西阁的床”,亦即“打开东西阁的门,到处去坐坐” 。在《木兰诗》中,这样的互文事例不一而足。


汉乐府民歌《孔雀东南飞》也不例外,如诗歌开头:“孔雀东南飞,五里一徘徊。十三能织素,十四学裁衣,十五弹箜篌,十六诵诗书。”诗中的“孔雀东南飞,五里一徘徊”采用比兴手法,以东南飞的孔雀比喻被婆婆驱逐出门的刘兰芝对焦仲卿依恋不舍的悲痛心情,渲染女主人公不幸的悲剧气氛,表达作者对刘兰芝不幸遭遇的同情。而 “十三能织布,十四学裁衣,十五弹箜篌,十六诵诗书”便采用了互文见义修辞兼以铺层排比手法来刻画人物形象。这几句话的意思就不是字面的意义,其真意不是各个年龄段学一种技能本领,而是几个年龄段的本领互相渗透。即十三岁到十六岁时就学习织布、裁衣、弹琴、吟诗,这几个动作行为同时进行,这样理解才合乎事理逻辑。这里的互文修辞兼以铺层排比手法,其作用有二:形式上,使语言简练,而含意幽深;内容上,极力渲染刘兰芝之能事,既知书达理,又能做好女性的本职工作。


此诗还有结尾处的互文:“东西植松柏,左右种梧桐。枝枝相覆盖,叶叶相交通。”这四句写环境,其中“东西植松柏,左右种梧桐”互文见义,意思是在东西左右方向种松柏和梧桐。“枝枝相覆盖,叶叶相交通”互文见义,它的完整意义是枝叶相互交错,相互覆盖;形式上使文句更加整齐和谐、更加精炼,内容上则写出松柏和梧桐枝繁叶茂的环境特点,象征焦、刘至死不渝的爱情,表达人们对焦、刘爱情的歌颂赞美,对美好爱情的向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