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饰喻”

 


 方绍鱼


(本文选自《语文报·高一版》201512月)


 


  在马丁·路德·金的《我有一个梦想》中,有这样一句话:“一百年后的今天,在种族隔离的镣铐和种族歧视的枷锁下,黑人的生活备受压榨。”


稍稍分析,我们不难发现,句中的“镣铐”是指“种族隔离”,“枷锁”是指“种族歧视”。美国严酷的“种族隔离”和“种族歧视”,就像套在黑人身上的“镣铐”和“枷锁”,使黑人没有丝毫的自由。如此看来它们具有相似点,构成的是比喻关系;将“种族隔离”比喻成“镣铐”,“种族歧视”比喻为“枷锁”。


不过,这两个比喻与我们常见的比喻有些不同,我们常见的比喻结构是“什么像什么”、“什么是什么”或“什么成了什么”之类的。这句话改变了这种比喻结构,“主宾结构”变成了“偏正结构”,“种族隔离”修饰“镣铐”,“种族歧视”修饰“枷锁”。我们把这种比喻称作“饰喻”。


所谓“饰喻”,是指本体和喻体间构成修饰和被修饰的关系。它有两种形式,一是本体作定语或状语,喻体作中心语,比如“叛乱的旋风就将继续动摇这个国家的基础”(《我有一个梦想》)。这里“叛乱”是本体,做定语修饰喻体“旋风”。二是喻体作定语或者状语,本体作中心语,如“在太阳下,那点点水泡似的蒙古包,闪烁着白光”(《天山景物记》)。这里“水泡”是喻体,“蒙古包”是本体。


饰喻除了能将枯燥的内容表达得生动,将抽象的内容表达得具体,将深奥的内容表达得浅显易懂,给读者留下鲜明的印象外,比其他比喻表达更简洁、精炼、灵活、含蓄,还能增加语言的美感与趣味,耐人寻味。


人们使用语言总是奔着简洁、生动去的,饰喻是从常见的比喻中变化而来的,如:铁一般的事实——铁的事实——铁证;像飞一般地跑——飞快地跑——飞跑;思想感情的潮水——思潮。这样的演变,有的是去掉了连接词,有的是进行调换,有的是进行了紧缩。通过这样的演变,许多原来是偏正结构的短语变成熟语、词语,如牛毛细雨、黄金时间、蜂窝煤、柳叶眉、鼠胆、蜂拥……


这种比喻,因为改变了结构,又少有我们常见的喻词,很容易被忽视,也容易理解错误,初学者要引起重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