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者

  雨 季


(本文选自《语文报·高一版》2016年寒假专号)


 


  他是一个流浪汉,不知何时出现在村中,也不知他从哪儿来。只听外婆说他是个孤儿,不知是家中没人了还是被人丢弃了。到底是怎样的,也没人说得清楚。


他看起来与常人有些不同,背驼得很厉害,并不像老人那样驼,而是像背部多长了什么东西似的。看他的年纪也有六七十岁了,皮肤很黑,花白的头发和胡子把他的皮肤衬得更黑。他本是没有房子的,只是自己在村边的田埂上盖了间茅屋,堆了一个柴草堆。那回与母亲去田间路过他的小茅屋时才看清茅屋的全貌。茅屋地势很低,除了一扇门之外只有一个巴掌大的窗户,里面什么也看不见。里面很黑,应该很潮湿。我终不知道他屋前的那个柴草堆是什么用途,直到有一天在家门前看见那个柴草堆在冒烟,后来看见流浪汉端着一个冒着热气的铁碗从里面出来。我便猜想那是他引火做饭的地儿。茅屋的周围长满了杨树和柳树,是他自己种的,因为大片的田野中只有他这里有高大的树木。我想他是一个勤劳的人,他把茅屋周围的土坡上种满了蔬菜,整整齐齐的,谁也不会想到一个流浪汉会把生活打理得井井有条。


他的生活物资并不全部来源于田间,他也是会帮人做活的。几年前村中还是有牛的,流浪汉便去为人家放牛。听说一天只有十块钱,不是很多,也够他生活了。以前总能听见“铛铛”的铃声,那是牛脖子上的响铃。听到这声,人们都知道是流浪汉要牵着牛去田间了。他一手牵着牛,另一只手拎着一个破旧的口袋,口袋上还有一个补丁。驼着背,头看起来是向前伸的,穿着一双完全不合脚的大布鞋“趿拉,趿拉”地向前走。人们都认得他,可还是有不少人看着他。他似乎漠视了全世界,眼睛直直地盯着前方,毫无神色,世界仿佛只有他一个人。他是个极其沉默的人,我从未听过他开口说话,也许是多年独自生活所养成的习惯,本以为他是个哑巴,其实不是的,这只是一个沉默者沉默的理由。


近几年农田都改成了工业园区,最初是开始修路,不巧的是流浪汉的茅屋正是修路的中心。张罗了几天之后,他的茅屋便被拆了,具体是什么时候拆的,我已经记不清,只听说政府在别处给他盖了一间小屋。自此以后,我在家门口再也看不见他的茅屋和那高大的树木。只是偶尔会想起这个素不相识的人,不时朝远处望一望。


我也曾想过称他为“流浪汉”是有些不妥,他毕竟是有住处的。可对于一个无名无姓又不曾言语过的人,称呼又算得上什么?


【品鉴】


     好像每一位流浪者背后都有着数不清的神秘故事,不经意间就那样吸引了我们的目光。


为什么沉默呢?是遭受到生活的打击后一蹶不振,还是“却道天凉好个秋”不肯言说生活的苦痛挣扎?


为什么流浪呢?是故乡已无亲人羁绊,故潇洒地行走天涯,还是不堪回首、不能回头,只好在漫漫旅程中寻找心灵的归宿?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