握紧初心 笑迎阳光

 安徽一考生


(本文选自《语文报·高一版》2016年寒假专号)


 


  蝴蝶带着无色的翅膀破茧而出,以翼为光屏,阳光沐浴,获得色彩斑斓的华衣。我们同样有着对这缤纷阳光的渴盼,怀着本真的初心降临于世,以心为画布,由流光绘彩,得到瑰玮多彩的人生。(第一句写蝴蝶,第二句写人类,“同样”一词,揭示了前后二者的类比关系。由蝴蝶而谈人生,立意不凡。)


然而,老子曾言“五色令人盲”,蝴蝶的翅膀在显微镜的观察下依旧保留了纯洁的颜色,而我们身处这五光十色奔涌的滚滚红尘包围,剥开名与利的外壳后,是否还保留了那颗本真的初心?(引用老子的哲理名言,既增加了论据的说服力,又增加了文章的厚重感。)


一切的物质财富都是浮华梦一场,如蝴蝶在阳光下斑斓的彩衣。终究只属于阳光,只有最初的纯洁本真的东西,才是真正属于你的。初心,是我们沉浮于这斑斓凡尘的一个定身的锚,是一条保持清醒自我的警戒线。蝴蝶之所以能在阳光下拥有缤纷色彩,是因为翅膀上有一种特殊的结构。而对人而言这种结构就是本真的初心。假如失去了初心,你将失去镀上美丽色彩的能力,迷失在迷雾重重的海上,最后被漆黑的浪花打得一身脏污。因此,只有握紧初心,才能笑迎阳光,给生活添上缤纷色彩。(本段文辞优美。比喻论证,喻巧而理至。)


“狂吟醉舞知无益,栗饭藜羹问养神。”豁达洒脱的文豪苏轼曾如是说道。他虽身居高位,却不耽于酒色富贵,紧握初心,深信粗茶淡饭最养人。在苏轼担任礼部尚书期间,一位久别老友邀他相聚,他应邀赴宴,见酒席异常丰盛,就婉言谢绝入席。正是这份本色不变的品质,让他能历经宦海浮沉却依旧活出了五彩斑斓的人生。在屡遭贬谪、归途遇雨时豪迈挥笔“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一代文豪的灿烂人生,在烟雨辉煌中书写。(举例论证,苏轼的事例妥帖恰切,并辅以他的两句诗歌,更是锦上添花。这与单纯的为了举例而举例的干瘪事例有着天壤之别。)


简媜说:“人生便如一首绝句,平平仄仄平平仄。”(从老子的哲理名言,到苏轼的诗歌,再到简媜的语句,充分表现出作者深厚的文学素养。)因为拥有一个富有美丽缤纷名字的女子,就熟悉了这样一个写满荣耀落寞、赞誉与争议的人生。她就是胡蝶。她是中国第一位影后,穿梭于民国那个动荡的年代,在灯红酒绿的上海滩中沉浮,无论经历多少繁华,都始终坚守初心。她理性而自持,懂得一切磨难终将过去,懂得爱和善待自己。在上世纪三十年代红遍上海滩那些电影女星中,胡蝶成功地耐过磨难与繁华,晚年抛却名利,安于加拿大温哥华。临终时平静而了无遗憾地留下一句:“蝴蝶要飞走了。”浮生如梦,在上海滩霓虹灯下镀就一身彩色的胡蝶,最后依旧带着纯粹的初心安详飞走,虽经历了缤纷,仍保留了本色。(又一事例,苏轼为古,蝴蝶为今,富于变化。更巧妙的是,明星蝴蝶与材料蝴蝶,两相映照,内涵更深。)


 握紧初心,笑迎阳光。如果你握紧了初心,就不怕在斑斓的阳光中迷失自我,可以自在享受五光十色人生,同时保留心灵的净土。如果你握紧了初心,还会疑惑蝴蝶的翅膀本来是什么颜色吗?(总结全文,说理形象。问句的使用带给人思考的同时,丰富了文章的韵味。)


看,蝴蝶正扑闪着无色却斑斓的翼,在阳光下翩跹起舞。(有画面感,让一篇说理的文章充满了诗意。)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