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词中的“梦里”情怀

诗词中的“梦里”情怀

牛 锐

(本文选自4月份《语文报 高一版》)

 

很多人都爱做梦,古往今来的诗人们更爱做梦,但能把梦真切地叙写出来的,细腻地表现人之感情的还要数那些妙笔生花的诗人们。

最浪漫的梦 李白在《梦游天姥吟留别》一诗中,以浪漫的笔调抒写了梦中漫游天姥山的迷人境界,充满了热烈奔放的激情和富于幻想的气魄,表达了诗人愤世嫉俗、不满黑暗现实、蔑视封建权贵的反抗精神,抒发了诗人渴望自由、追求个性解放的心情。“恍惊起而长嗟”,正说明他在现实中找不到出路的内心苦闷。“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则是苦闷到极点后胸中愤懑岩浆的总喷发,它表明了李白对封建权贵的反抗精神,也曲折地反映出他对当时上流社会中污秽、庸俗、丑恶现象的鄙视和厌弃。

最有报负的梦 陆游在《十一月四日风雨大作》有“僵卧孤村不自哀,尚思为国戍轮台。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的豪言。与诗人其他的诗相比,这首诗在写法上别具一格。其主要特色在于以梦境抒发情怀。此诗前三句,写梦因。诗人忧国忧民,才会在夜阑卧床中“有所梦”。二是梦境产生的主观因素:“尚思为国戍轮台。”如果诗人没有为国戍边的情怀,就不可能有“铁马冰河入梦来”。三是梦境产生的外界条件:“风吹雨。”可以说,正是有了“风吹雨”这一外界条件,诗人才在似睡非睡、模模糊糊之中生出“铁马冰河”的梦境来。最后一句,写梦境。全诗由梦因引出“铁马冰河”的梦境之后便戛然而止,给人留下更多联想、想象的空间。人们尽可以据此梦境具体想象诗人当年是如何身披铁甲,手持兵器,骑那披着铁甲的战马驰骋沙场、英勇杀敌,作此诗时他又是如何梦绕神牵“九州同”的。

最伤感的梦 白居易《琵琶行》中有“夜深忽梦少年事,梦啼妆泪红阑干”之语,这是琵琶女早年“钿头云篦击节碎,血色罗裙翻酒污”的春风得意与中年“门前冷落鞍马稀”,晚年“嫁作商人妇”独守空闺巨大反差的最好体现。日有所思,则夜有所梦,所谓“忽梦”并非偶然,“梦啼”也是白日情感的再现,回忆辛酸的往事,面对眼下的痛苦遭遇,她不由得涕泪纵横。其实,这又何尝不是诗人所做之“梦”呢?

最怀旧的梦 赵鼎的《鹧鸪天·建康上元作》作于南渡之后的上元。词人值此元宵佳节,抚今忆昔,表达了沉痛的爱国情思。“分明一觉华胥梦”一句,是写词人从回忆中的往事回到悲凉的现实生活中来。华胥梦,语出《列子·黄帝》,故事讲的是黄帝昼寝而梦,游于华胥氏之国。其国一切崇尚自然,没有利害冲突。此处典故用来喻指北宋全盛时的景象。但是随着金人的入侵,“当年全盛”的景象霎时灰飞烟灭,恍如一梦。“华胥梦”上着以“分明一觉”四字,更加重梦幻色彩。词人如梦方醒,仔细辨认,春光依旧,然而景物全非,更增添了飘泊“天涯海角悲凉地”的伤感之情,再联想起“当年全盛时”的景象,词人不禁满眼热泪,潸然而下。

最愁肠百结的梦 李煜在《望江南》中写道“闲梦远,南国正清秋:千里江山寒色暮,芦花深处泊孤舟。笛在月明楼。”李煜在亡国后所作词,有不少和梦有关的词。这首《望江南》,大概描述的是梦中游览江南所见。开篇“闲梦远”三字句,看得出作者正陷入深沉的愁梦中,精神迷离恍惚,那如烟的往事,虽仍萦回在脑际,可是却如梦一样地远去而不可追了。南国,指江南,也就是他的故国。江南此时正逢清秋节,可此刻的自己呢?作者一字未提,只留下空间给人们以思索。我们只好想象一下,被幽禁在小楼上的李煜,正愁肠百结,神驰千里之外。“千里江山寒色暮”是在描写故国风景。寒色暮,是对千里江山辽阔秋景的进一步描绘。“芦花深处泊孤舟”,有超然尘世之外的感觉。也许对于李煜当时的“囚禁之身”来说,这样的隐士生活,也是那样值得向往。“笛在月明楼”是收尾,明月满楼,笛韵悠悠,令人留恋。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