答案在自己心中——《解忧杂货店》导读

答案在自己心中

——《解忧杂货店》导读

 (本文选自4月份《语文报 高一版》)

 

作家简介

东野圭吾,日本推理小说天王。195824日出生于日本大阪。毕业于大阪府立大学电气工学专业,1985年,凭借《放学后》获得第31回江户川乱步奖,从此成为职业作家,开始专职写作。早期作品多为精巧细致的本格推理,后期笔锋愈发老辣,文字鲜加雕琢,叙述简练凶狠,情节跌宕诡异,故事架构几至匪夷所思的地步,擅长从极不合理处写出极合理的故事,作风逐渐超越传统推理小说的框架。

 

作品简介

  东野圭吾称自己最喜欢用超越时空的方式来讲故事,在《解忧杂货店》中,穿越时空的不是人而是信。东野圭吾说,“尽管这是一次非常艰难的尝试,但刚一动笔,各种故事就一个接一个地浮现出来。如今回顾写作的过程,脑海中还常常在思索面临人生转折的关头该何去何从。无论从哪种意义来说,这都是很好的体验。”

东野圭吾写过很多揭露人性丑恶的推理小说,但是同时也彰显人性的善意。在这本《解忧杂货店》中,浪矢爷爷几乎就是东野的化身。东野圭吾收到的咨询信,不一定真的有时间一封一封回复,但是他通过小说回答了很多问题,比如浪矢爷爷说:“这么多年咨询信看下来,逐渐明白,很多时候,咨询的人心里已经有了答案,来咨询只是想确认自己的决定是对的。”浪矢爷爷总是很认真地回复别人的问题,哪怕是恶作剧。他说:“我不但要写回信,而且要好好思考再写。人的心声是绝对不能无视的。”临死之前,他收到了很多感谢信,他很谦虚地说:“像我这样的糟老头子,怎么可能有左右别人的力量?如果说我的回答起了作用,是因为他们自己很努力。如果自己不想积极认真地生活,不管得到什么样的回答都没用。”

所有的回答都非常温馨、主流,以爱和家庭为核心。“一切全在你自己,一切都是自由的,在你面前是无限的可能。”这是浪矢爷爷回复的最后一封咨询信,也是东野写给所有迷茫的人的。

《解忧杂货店》的故事从倒叙开始,三个小偷拉开了浪矢杂货店的大门,同时也拉开了那个年代故事的大幕。在一开始,便已展示高潮部分。三个小偷误撞进一家名叫浪矢的杂货店。他们无意中发现外面有人往门口的信箱里投了一封信,是一封求助信。他们看到的竟然是一封来自过去的信,旧杂货店竟然有一个秘密的时间通道。

作品的五个章节讲述了五个跨越时间的故事。小说中一共有五位咨询者倾诉了他们的烦恼,每一个咨询者都讲述了一个故事。作者采用了截然不同的角度来分别讲述这几个故事,分开看独立成章,连起来又对情节起到了层层推进的作用。小说中有几段故事,人物遭遇看似独立,看完后却发现其实每个人物都牵动着彼此,都和“浪矢杂货店”有渊源,都隐隐地和“浪矢杂货店”以及孤儿院“丸光园”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每个故事前后呼应。其间每个人不经意间的选择和行为,都像投入水面的石子一样,造成了持续不断的涟漪,这些涟漪不断扩大,渐渐形成了牢不可破的羁绊,过去未来终于交汇。

 

章节选读

第二章 深夜的口琴(一)

继去年之后,这是他第二次来“丸光园”孤儿院。这栋四层楼钢筋水泥房子建在半山腰,除了起居室以外,还有食堂和浴室,幼儿到十八岁左右的青少年都在这里过团体生活。克郎去过几家孤儿院,这里的规模算是中上。

克郎拿起吉他最后调音,稍微练习了一下发声。没问题,今天的状况很不错。

演奏会的会场在体育馆。院童都端正地坐在排列整齐的铁管椅上,大部分都是小学生,当克郎走进体育馆时,他们用力拍着手。可能是指导员指示他们这么做。

院方为克郎准备了麦克风、椅子和乐谱架,他向院童鞠了一躬后,坐在椅子上。

“大家午安。”

“午安。”院童一起回答。

“这是我第二次来这里,去年也是圣诞夜来这里。因为每次都是圣诞夜来这里,所以有点像圣诞老公公,很可惜 ,我没有礼物。”说到这里,他笑了笑,“但是,和去年一样,我要用歌曲当作礼物送给大家。”

首先,他弹唱了《红鼻子麋鹿鲁道夫》,院童都听过这首歌,所以在中途一起唱了起来。

  着,他又唱了几首大家耳熟能详的圣诞歌曲,在唱歌停顿时,也穿插着和他们聊几句。院童们都很高兴,随着音乐用手打拍子,气氛还算不错。

克郎在中途开始注意其中一个女孩。

她坐在第二排的角落,如果是小学生的话,应该已经读高年级了。她的视线看向其它方向,完全没有看克郎一眼 。不知道是否对音乐没有兴趣,她的嘴巴完全没有动。

她隐约带着忧郁的表情吸引了克郎,散发出一种不像是小孩子的女人味。克郎努力试图让她看向自己。

童谣可能太孩子气,那个女孩不感兴趣。于是,他唱了松任谷由实的《圣诞老人是恋人》。这是去年当红的电影 《带我去滑雪》中的插曲,严格来说,在这里唱这歌违反了著作权法,但应该没有人会去检举吧。

大部分小孩子都很高兴,那个女孩却仍然看着斜前方。

之后,克郎又演奏了几首那个年纪的少女喜爱的乐曲,仍然没有效果。她对音乐没有兴趣。他只能告诉自己放弃

“接下来是最后一首乐曲。那是我每次在演奏会结束之前,必定会演奏的一首曲子,请大家欣赏。”

克郎放下吉他,拿出口琴,调整呼吸后,闭上眼睛,缓缓吹了起来。他已经演奏过几千次,根本不需要看乐谱。

他花了三分半钟演奏完这首曲子,体育馆内鸦雀无声。克郎在吹完口琴的前一刻张开眼睛,顿时愣了一下。

因为那个女孩专注地望着他,她的眼神很认真。

演奏会结束后,院方在食堂内举办了餐会。克郎也受邀参加,正当他在用餐时,那名少女走了过来。

“刚才那首是什么曲子?”她直视着克郎的眼睛问。

“哪一首?”

“就是最后用口琴吹奏的那一首,我以前没有听过。”

克郎笑着点了点头。

“那当然,因为那是我自创的。”

“自创?”

“我自己作的曲,你喜欢吗?”

少女用力点头。

“我觉得这首曲子很棒,很想再听一次。”

“是吗?那你等一下。”

克郎今天晚上要住在这里。他去了为他安排的房间,拿了口琴回到食堂。

他把少女带到走廊上,用口琴吹了那首曲子给她听。她露出严肃的眼神听得出神。

“没有曲名吗?”

“不,有啊,叫《重生》。”

“重生……”她小声重复了一句,开始哼了起来。克郎听了惊讶不已,因为她完美地重现了《重生》的旋律。

“你这么快就记住了?”

听到他的问题,她第一次露出笑容,“因为我很擅长记歌曲。”

“但还是很厉害。”

克郎打量着少女的脸,脑海中浮现了“才华”这两个字。

“松冈先生,你不当专业歌手吗?”

“专业歌手吗……不知道哩。”克郎偏着头,努力掩饰着内心的起伏。

就在这时,听到有人叫“小芹”的名字。一名女职员从食堂内探出头,“可不可以请你叫小龙吃饭?”

“喔,好。”名叫小芹的少女向克郎鞠了一躬,走去食堂。

克郎也跟着走回食堂。小芹坐在一名年幼的少年身旁,试图让他自己拿汤匙。少年很瘦小,脸上没有表情。

负责安排演奏会的女人刚好在旁边,克郎很自然地向她打听了小芹他们的事。她露出感慨的表情说:“这对姊弟今年才来,好像受到父母的虐待,她弟弟小龙只和她说话。”

“是喔。”

克郎看着小芹照顾她弟弟的样子,似乎隐约了解她拒绝圣诞歌曲的原因了。

餐会结束后,克郎回到自己的房间。他躺在床上,听到窗外热闹的声音,起身往楼下看,发现小孩子正在放烟火 ,似乎并不在意户外的寒冷。

他也看到了小芹和小龙的身影,他们在远处看着。

你不当专业歌手吗?

好久没有听到这句话了。刚才也是这十年来,第一次用笑容敷衍这个问题。但是,当时和现在的心情完全不同。

“老爸,”他对着夜空嘀咕,“对不起,我甚至连败仗都无法打——”

克郎回想起八年前的事。

 

赏析

克郎也是写信给浪矢杂货店咨询烦恼的人之一。他是一个有着执着的音乐梦的人,为了梦想,他放弃了学业,放弃了打理自己家鱼店的生活。只是前路坎坷,他并没有在音乐道路上取得成功,所以只能在孤儿院这种小地方演出。节选部分就是他到“丸光园”孤儿院演出的情景。在后来的故事中,丸光园有一次失火,克郎为了救这个小女孩和她的弟弟,最终失去生命,而他的创作的口琴曲《重生》,却被这个小女孩牢牢记在心里。这个小女孩长大后成了当红歌星,她演唱的作品中最为人称道的一首歌便是《重生》。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