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情素语两相宜

悲情素语两相宜


——诗歌《箜篌引》赏析


  李军华


   箜篌引》相传为朝鲜津卒霍里子高妻丽玉所作也。子高晨起刺船,有一白首狂夫,被发提壶,乱流而渡,其妻随而止之,不及,遂堕河而死。于是其妻援箜篌而歌曰:“公无渡河。公竟渡河!渡河而死;其奈公何!声甚凄怆,曲终亦投河而死。子高还,以语丽玉。丽玉伤之,乃引箜篌而写其声,闻者莫不堕泪饮泣。丽玉以其曲传邻女丽容,名曰《箜篌引》


诗中男子执著地想渡河,可他没有渡河的工具。然而对彼岸的极度渴求冲破了对生命的最后眷念,他借着三分酒气带着几分壮烈,两手空空举身赴水。


男人的理想是河的彼岸,女人的彼岸却站着她的男人。男子渡河的渴望有多么强烈,女子阻止他的意愿就有多么强烈。可惜她没能及时赶上,她只能高歌一曲然后追随而去。这是怎样洒脱的一个奇女子,面对爱人的死不是涕泗滂沱呼天抢地,而是箜篌为乐长歌当哭;这是怎样多情的一个痴女子,面对爱人的死没有丝毫犹豫半点迟疑。只是一曲歌罢生死相随。男人想渡河而不可得,于是用生命超度了他的理想;女人想保全男人而不可得,于是用生命保全了她的爱情。


十六个字的诗,诗里诗外却有双重悲剧。而透过浓厚的悲剧色彩,我们还可以看到这首诗朴素的近乎白描的艺术手法。


大音希声,大象无形。全诗十六字,简而又简,一字难删。当时的天气怎么样?面前的河水怎么样?旁边有没有围观的群众议论纷纷?自己的心情又是如何?这些内容,诗中竟无一字提及。只有一个女子从胸腔中迸发出来的最直白的呼喊,绝望而无助。这毫无润色的痛苦,恰是痛苦至极至深的最真实的写照。也正因为这首诗没有一个多余的字作多余的渲染,男主人公的故事才能表述得如此干脆,女主人公的悲哀才能宣泄得如此彻底,整首诗的魅力才能绽放得如此饱满。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