拴子

   


  葛华芳


栓子出生在农村,两间破草房,一头老水牛和两只时而下蛋的老母鸡,便是他们家的全部家当,整个家像黄昏一样弥漫着一种无言的衰败气息。


栓子出生后,便成了娘的唯一希望,但栓子从没见娘开心笑过。他打小就有一个梦想:买一辆拖拉机,载着娘上城里逛逛。城里有娘想了一辈子、念了一辈子也恨了一辈子的人,和那个让他抛妻离子去追随的娇艳女子。


十八岁时,栓子把青涩埋进心底,凭借着一副壮实的身板进城打拼。临出门前,娘眼角噙满泪水:“记得常回来。”栓子不知道这泪水背后夹杂着多少惶恐与不安——这个饱受苦难的女人再也经受不起最爱的人的遗忘。


栓子在一个餐馆里找了一份洗碗的工作,老板说包吃包住外加每月工资500元。栓子连忙应了声“好”,仿佛已看到了自己神气地开着拖拉机,而娘笑眯眯地坐在车上。


后来,老板见栓子人挺老实又长得壮实,就想让他专门教训到店内惹是生非的人,每月工资1000元。那天晚上栓子失眠了,黑夜里那对明亮的眼眸透露出无尽的挣扎。他真的需要这笔钱,为了他那越来越年迈的娘。黎明时,他终于无力闭上了眼:“娘,我只打坏人……


这天,栓子小心翼翼地取出藏在枕头下的木盒子,细细地摸着,这里面是他的全部积蓄,只要领了这个月的工资他就能实现他的梦想了,“娘,只要再过几天,儿子就可以回来看您了,可以带您进城了。”栓子在心里默默地想。


嘈杂的餐馆忽然安静了,凭直觉栓子知道出事了。他赶忙跑到前厅,习惯地挥起了他那粗壮的胳膊,却又无力地放下了——他看到了一群穿制服的公安。他还看到桌子上凌乱地放了些花花绿绿的药丸——这是老板的,栓子见过也知道这是什么。


老板看到栓子,眼睛顿时亮了起来,找个机会把栓子拉到一旁耳语了几句。栓子的瞳孔因惊恐而放大,眼神闪烁不定,“好”这个字最终从栓子口中吐了出来。栓子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但为了娘……


栓子进了监狱,因涉嫌贩毒被判无期徒刑。他娘最终也因伤心过度而撒手人间。在病床上她只喃喃地重复着一句话:“栓子,娘只想你能陪着我。但我总究拴不住你。”


那天栓子梦见自己买了拖来机,载着他娘进城逛街了,娘满脸是笑容。这时他才醒悟,娘的笑容才是他的梦想,但已晚了。从那晚后他一直在笑,老是乐呵呵地说:“娘我们回家吧,我们不进城了,栓子一直陪着您。”笑声越来越大,栓子疯了。


浙江省绍兴县鉴湖中学,指导教师:王建明)

《拴子》有1个想法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