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远的炊烟

遥远的炊烟

 鲁先圣

(本文选自4月份《语文报 高一版》)

 

  只要在乡村生活过,有谁不怀念村庄上空那袅袅升起的炊烟?袅袅的炊烟,在房屋的脊梁上盘旋,在树梢的鸟巢旁飘荡,在胡同的拐角里踱步,最后都凝聚成片片朦胧的烟霞。那温暖的烟霞里,有母亲的呼唤,有奶奶的目光,也有父亲洪钟般的声音。

有多久没有看到过炊烟了?城市里没有炊烟,城市里用的是液化气,即使有了些许的炊烟,也是有害气体,是不会让人留恋的。况且,城市里的人们,也没有时间留意炊烟,大家都匆匆忙忙,谁会有时间在意稍纵即逝的炊烟?炊烟只属于宁静的乡村,只属于浑厚的黄土地。

只有在停下匆匆步履的时候,只有在心灵归于淡雅和安静的时候,那袅袅的炊烟才会从久远的记忆中升起来,瞬间就弥漫了你整个的心灵,它像一幅美丽的水墨画,让人有不尽的遐想。

童年的时候,炊烟是娘做好的可口的饭菜。伙伴们成群结队去村外的田野里玩耍,去村头的小河里嬉戏。高兴起来,忘记了时间,忘记了回家。这个时候不知道谁说一声,我家房顶上没有烟了,娘做好饭了。大家立刻都齐刷刷地把目光投向村里,纷纷寻找自己家的房顶。不久前还袅袅升起着的炊烟,都已经渐渐散尽了,娘把饭都做好了。大家自然都收了心,赶快追逐着跑向村里,跑回自己的家里,那里有娘可口的饭菜等着啊。再不回家,娘就要到村口呼唤儿子了。

炊烟是汉子们心底的温暖。太阳升起来了,汉子们赶着牲口,拉着牛车,说说笑笑地到村外的田地里劳作。到了中午,汉子们累了的时候,村里的炊烟也升起来了。这个时候,大家纷纷卸下牲口,在地头坐下,点了一支烟,大家的目光都朝着通往村里的小路。在那条小路上,渐渐地,成群结队的妇女,提着饭菜从村里的炊烟里走来了。汉子们的疲劳顿时消失了,那不尽的温暖扑面而来。

炊烟还是远行的游子心中的家园。不论到了天南海北,不论你是名满天下还是腰缠万贯,最让你动心的,一定是故乡茅屋上升起的那袅袅炊烟。不论你遭受了多么深重的创伤,那随风飘浮的缕缕炊烟,顷刻之间就把你拥在了无边的温暖里。

当我们忆起母亲,她的身影多半是在炊烟里。有多少回啊,当我们远行回到家里,当我们喊娘的时候,母亲正在炊烟里忙碌。

我突然想起“人烟”这个词。人烟,就一定是人间烟火,也就是指炊烟了。在千里荒漠中的孤独旅行的人,在浩瀚无边的大海中航行的人,突然看到地平线上升起的袅袅炊烟,会激动地热泪盈眶,那是看到了人间的信号。所有漫漫孤旅的寂寞和苍凉,所有长途跋涉的疲惫和恐惧,瞬间都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没有风的时候,炊烟就像一棵树,从家中灶房里生长起来,然后与全村的“树”聚起一棵参天大树。有风的时候就不同了,家家的炊烟刚刚冒上房顶,就迅速汇集,变成一片片灰色的云,飘浮到村庄的上空,最后都消失到无边的旷野里。其实,不论是有风的时候还是无风的时候,乡村上空的炊烟都是一幅动人的画卷,像飞流直下的瀑布,像艳丽多彩的锦缎,像婀娜多姿的少女,像飘忽散淡的烟霞。可是炊烟与画卷又不同,因为炊烟里还有麦子的香味,更有母亲殷殷的目光。

记不清我从什么时候起看不到炊烟了,炊烟成了一种记忆了。这记忆仿佛是一种情结,越是遥远,越让人刻骨铭心。

【赏读】

在现代化的发展过程中,不断的人口迁徙,使得农业文明渐行渐远。炊烟所代表的乡村生活也离我们越来越远。人们在快节奏的城市当中生活,自然无暇去感受稍纵即逝的炊烟。炊烟,逐渐成为一种遥远的记忆。这记忆里,有游子的思乡之情,有对母亲的思念,还有对淳朴美好生活的留恋。文章结尾呼应开头,深化主旨,表达了对炊烟所代表的乡村生活的怀念之情。

 

 

韩国姓氏为何如此单一

韩国姓氏为何如此单一 

 苏 心

(本文选自4月份《语文报 高一版》)

 

   朴槿惠、李明博、金大中、金泳三、朴正熙、李承晚,这几位的名字大家应该都有印象,他们就是现任和曾经的韩国总统。在韩国有一种说法,从首都首尔市中心的南山顶扔下一块石头,肯定会砸到一个姓金、姓李或姓朴的人。

韩国每五个人中就有一个姓金的人,而他们的总人口也不过五千万多一点。从现任总统朴槿惠到说唱歌手鸟叔(本名朴载相),几乎每十个人中就有一个姓朴的。金、李、朴这三个姓氏加起来,几乎占了韩国如今姓氏的二分之一。

相邻的中国有常用姓氏近100个,日本不同的姓氏则多达28万个。那么问题来了,为何韩国的姓氏如此单一?

特殊的历史文化才是其根本原因。

首先,是“王赐姓”传统。“王赐姓”的做法在世界各类文明里都有记录,即大王、皇帝、主宰命运的权霸阶层将自己的姓氏或自认为可显荣耀的姓氏赐给下人。这点在朝鲜民族也不例外。在朝鲜王朝(1392-1910年)末年之前,姓氏还是稀有的,是当时朝鲜皇族和一些贵族所独有的特权,奴隶和被逐之人,如屠夫、巫师和妓女,以及工匠、商人、和尚都不能冠以姓氏。再往前推,高丽王朝(918-1392年)的开国皇帝王建试图通过授予姓氏,以突显忠诚之士和朝廷官员来缓和事态。在那种形势下,使人能够平步青云、受朝廷录用的公务员科举考试要求所有报考的人员登记姓氏。最终进入社会上层的达官显贵们就有资格获得姓氏。

其次,是“傍血统”旧习。新士绅阶层和新晋官僚为了“洗白”出身,名正“姓”顺地在小圈子里混前程,如果没能得到“王赐姓”这条荣耀之途,通常便会用金钱换取进入贵族族谱的捷径,使用他的姓氏。18世纪末,这种宗谱买卖和伪造变得十分猖獗,许多家族都篡改了他们的族谱。如当某个血统后继无人时,就收钱把没有血缘关系的人写进族谱。如此一来,这个陌生人就能获得一个高贵的姓氏。由于李和金这样的姓氏是古代朝鲜皇族使用的姓氏,所以它们受到了地方权贵的青睐。到1894年,朝鲜才允许普通人拥有姓氏,低级阶层的人通常冠上主人或地主的姓,或者简单选用一个常用姓氏,这个常用姓氏无非是金、李、朴等,人们丝毫不避讳往自己脸上“搽粉”,哪怕是十八代贱民出身,同样倾向选择这样的姓氏。

再就是“汉文化”影响。朝鲜在很长的历史中是中国的属国,连“朝鲜”这个国名都是朱元璋根据古籍中“朝日鲜明”而制定的。明代时,朝鲜国王新立,没有明朝皇帝御批,是万万不敢坐上宝座的。朝鲜半岛直到19世纪还没有自己的文字,所以今天韩国的姓氏都源自中国,仿效中国姓氏的尊贵读法,是朝鲜宫廷和贵族在7世纪时所引用的。许多韩国姓氏都取自于一个单独的汉字,所以,为区分具有相同姓氏之人的血统,一个氏族的祖籍通常会附在姓名上。而金氏就具有近300个不同的祖籍地,有限的姓氏数量意味着没人能确认谁是自己的血亲。因此,在朝鲜王朝末期,皇帝颁布禁令,禁止同一氏族的人结婚,此禁令在1997年才得到解除。不过法令禁止之前,由于大家都想挤进“贵族圈”,或者怕身份低落,以至于高级姓氏族群越来越膨胀,人数也越来越多。

今天,曾经作为评判人们身份地位重要因素的出身,对韩国人已不再具有相同的意义。新加入韩国国籍的外国人,多不愿选择生僻姓氏,据政府统计,他们最常选择的韩国姓氏依然是金、李、朴。看来,这三个姓氏的火热程度会持续下去。

(摘自《知识窗》)

【推荐人语】

     金、李、朴这三个姓氏加起来,几乎占了韩国如今姓氏的二分之一。这一现象有其特定的历史文化渊源。尽管姓氏在当今韩国也不再具有明显的评判身份地位的效应,但据统计推断,这三个姓氏的火热程度依然会持续下去。

 

人造流星雨随时供你许愿

人造流星雨随时供你许愿

  升 龙

              (本文选自4月份《语文报 高一版》)

 

   “陪你去看流星雨落在这地球上,让你的泪落在我肩膀。”当年一部《流星花园》成为多少80后经典的爱情回忆,而对着流星许愿也成为很多花季少男少女的梦想。随着科技的发展,这种传说中看到流星可以许愿的梦想,现在随时都能实现了。如今,日本一家公司推出人造流星雨,一颗“流星”要价8000美元,如果想制造流星雨效果,花费的金额可不少啊!

“流星”颜色任你选

东京公司“ALE”正研发专门发射“流星”的卫星,方法是发射一枚微型卫星上太空,在高空围绕地球飞行,在指定时间内发射数十个直径约1寸的球状物体。这些小球以每秒78公里的速度划过大气层,与空气摩擦而炽热发光,形成“人造流星雨”的效果,只要改变小球内化学成分,就能改变“人造流星”的颜色,而且让你任选时间,随时随地都可以浪漫。

该公司负责人冈岛礼奈说,弹丸内化学物质不同,发出光芒的颜色也不同。

虽然还不清楚这一设想何时才能成为现实,但冈岛礼奈已经给这一高端娱乐方式定出了大概价格——制造一颗“流星”预计需要花费约8000美元,要想看一场流星雨,那花费得是土豪中的土豪级别。

人造流星不会对地球造成危险

冈岛礼奈与日本大学合作开展的测试显示,人造流星在有污染的城市夜空也能看到。据冈岛礼奈介绍,卫星释放完弹丸后将重新进入大气层并在这个过程中焚毁。

“这是人工制造的,但观众们将真正看到它美丽的一面。每颗人造流星将发亮几秒,最终完全燃烧殆尽。”冈岛礼奈说,发射的小型人造卫星将装载几十个豌豆大小的小球,里面包含着特制化学物质,当小球进入大气层就会发出明亮的色彩。

由于这些球体内的化学成分是商业机密,研发人造流星的公司不肯透露,但表示不会对地球造成危险。虽然制造一次“人造流星”价格不菲,但想要营造浪漫气氛或求婚惊喜的话,不失为一个好点子,而且时间还可以任选,最迟可在1小时40分钟前取消预约,十分方便。

与冈岛礼奈合作的日本帝京大学讲师渡边岳夫表示,他们希望按照客户需求发射人工流星,在夜空呈现美妙的色彩。这项技术不仅让数百万人在夜空中看到巨大的图案色彩,人工流星还有助于我们更好地理解地球大气层。

不过,一切还需等待,因为发射流星的微型卫星目前仍在设计阶段。

希望为东京奥运会开幕式增色

冈岛礼奈说:“我想把它变得很漂亮,给看的人留下深刻印象。”她还希望能用人造流星雨为2020年东京奥运会开幕式增色。

冈岛礼奈的合作伙伴,日本大学理工学系副教授阿部新助率领的研究小组正大力开发一种人造流星体,目标同样瞄准即将到来的2020年东京奥运会开幕式。

阿部新助研究的这种人造流星体如同一粒粒花生米,很多粒装在一个盒子里,搭载在人造卫星中发射到太空,然后从卫星里向地球一粒粒射出。人造流星体冲入大气层之后会剧烈放光,从地面看,就如同一颗颗闪耀的流星。人造流星体的材料会燃烧殆尽,不会落到地面上伤人。

像花生米大小的东西也能成为流星吗?对此,阿部新助指出,其实真正的流星更小。今后,他们准备研究自然界陨石的结构和发光方式,改进人造流星体的材料。

目前,研究小组已用计算机动画展现了一颗颗流星绽放在东京夜空的动人场景。阿部新助说,现在已经有小型卫星等比较廉价的运载手段,他们准备两年后在太空进行人造流星体实验。再往后,也许能随时在夜空中看到人造流星了。

(摘自《奥秘》)

【推荐人语】

      在许多影视剧中,都有少男少女对着流星许愿的镜头,然而在不久的将来,这也许就是随时随地的事情,一种任你选的人造流星雨随时供你许愿。

答案在自己心中——《解忧杂货店》导读

答案在自己心中

——《解忧杂货店》导读

 (本文选自4月份《语文报 高一版》)

 

作家简介

东野圭吾,日本推理小说天王。195824日出生于日本大阪。毕业于大阪府立大学电气工学专业,1985年,凭借《放学后》获得第31回江户川乱步奖,从此成为职业作家,开始专职写作。早期作品多为精巧细致的本格推理,后期笔锋愈发老辣,文字鲜加雕琢,叙述简练凶狠,情节跌宕诡异,故事架构几至匪夷所思的地步,擅长从极不合理处写出极合理的故事,作风逐渐超越传统推理小说的框架。

 

作品简介

  东野圭吾称自己最喜欢用超越时空的方式来讲故事,在《解忧杂货店》中,穿越时空的不是人而是信。东野圭吾说,“尽管这是一次非常艰难的尝试,但刚一动笔,各种故事就一个接一个地浮现出来。如今回顾写作的过程,脑海中还常常在思索面临人生转折的关头该何去何从。无论从哪种意义来说,这都是很好的体验。”

东野圭吾写过很多揭露人性丑恶的推理小说,但是同时也彰显人性的善意。在这本《解忧杂货店》中,浪矢爷爷几乎就是东野的化身。东野圭吾收到的咨询信,不一定真的有时间一封一封回复,但是他通过小说回答了很多问题,比如浪矢爷爷说:“这么多年咨询信看下来,逐渐明白,很多时候,咨询的人心里已经有了答案,来咨询只是想确认自己的决定是对的。”浪矢爷爷总是很认真地回复别人的问题,哪怕是恶作剧。他说:“我不但要写回信,而且要好好思考再写。人的心声是绝对不能无视的。”临死之前,他收到了很多感谢信,他很谦虚地说:“像我这样的糟老头子,怎么可能有左右别人的力量?如果说我的回答起了作用,是因为他们自己很努力。如果自己不想积极认真地生活,不管得到什么样的回答都没用。”

所有的回答都非常温馨、主流,以爱和家庭为核心。“一切全在你自己,一切都是自由的,在你面前是无限的可能。”这是浪矢爷爷回复的最后一封咨询信,也是东野写给所有迷茫的人的。

《解忧杂货店》的故事从倒叙开始,三个小偷拉开了浪矢杂货店的大门,同时也拉开了那个年代故事的大幕。在一开始,便已展示高潮部分。三个小偷误撞进一家名叫浪矢的杂货店。他们无意中发现外面有人往门口的信箱里投了一封信,是一封求助信。他们看到的竟然是一封来自过去的信,旧杂货店竟然有一个秘密的时间通道。

作品的五个章节讲述了五个跨越时间的故事。小说中一共有五位咨询者倾诉了他们的烦恼,每一个咨询者都讲述了一个故事。作者采用了截然不同的角度来分别讲述这几个故事,分开看独立成章,连起来又对情节起到了层层推进的作用。小说中有几段故事,人物遭遇看似独立,看完后却发现其实每个人物都牵动着彼此,都和“浪矢杂货店”有渊源,都隐隐地和“浪矢杂货店”以及孤儿院“丸光园”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每个故事前后呼应。其间每个人不经意间的选择和行为,都像投入水面的石子一样,造成了持续不断的涟漪,这些涟漪不断扩大,渐渐形成了牢不可破的羁绊,过去未来终于交汇。

 

章节选读

第二章 深夜的口琴(一)

继去年之后,这是他第二次来“丸光园”孤儿院。这栋四层楼钢筋水泥房子建在半山腰,除了起居室以外,还有食堂和浴室,幼儿到十八岁左右的青少年都在这里过团体生活。克郎去过几家孤儿院,这里的规模算是中上。

克郎拿起吉他最后调音,稍微练习了一下发声。没问题,今天的状况很不错。

演奏会的会场在体育馆。院童都端正地坐在排列整齐的铁管椅上,大部分都是小学生,当克郎走进体育馆时,他们用力拍着手。可能是指导员指示他们这么做。

院方为克郎准备了麦克风、椅子和乐谱架,他向院童鞠了一躬后,坐在椅子上。

“大家午安。”

“午安。”院童一起回答。

“这是我第二次来这里,去年也是圣诞夜来这里。因为每次都是圣诞夜来这里,所以有点像圣诞老公公,很可惜 ,我没有礼物。”说到这里,他笑了笑,“但是,和去年一样,我要用歌曲当作礼物送给大家。”

首先,他弹唱了《红鼻子麋鹿鲁道夫》,院童都听过这首歌,所以在中途一起唱了起来。

  着,他又唱了几首大家耳熟能详的圣诞歌曲,在唱歌停顿时,也穿插着和他们聊几句。院童们都很高兴,随着音乐用手打拍子,气氛还算不错。

克郎在中途开始注意其中一个女孩。

她坐在第二排的角落,如果是小学生的话,应该已经读高年级了。她的视线看向其它方向,完全没有看克郎一眼 。不知道是否对音乐没有兴趣,她的嘴巴完全没有动。

她隐约带着忧郁的表情吸引了克郎,散发出一种不像是小孩子的女人味。克郎努力试图让她看向自己。

童谣可能太孩子气,那个女孩不感兴趣。于是,他唱了松任谷由实的《圣诞老人是恋人》。这是去年当红的电影 《带我去滑雪》中的插曲,严格来说,在这里唱这歌违反了著作权法,但应该没有人会去检举吧。

大部分小孩子都很高兴,那个女孩却仍然看着斜前方。

之后,克郎又演奏了几首那个年纪的少女喜爱的乐曲,仍然没有效果。她对音乐没有兴趣。他只能告诉自己放弃

“接下来是最后一首乐曲。那是我每次在演奏会结束之前,必定会演奏的一首曲子,请大家欣赏。”

克郎放下吉他,拿出口琴,调整呼吸后,闭上眼睛,缓缓吹了起来。他已经演奏过几千次,根本不需要看乐谱。

他花了三分半钟演奏完这首曲子,体育馆内鸦雀无声。克郎在吹完口琴的前一刻张开眼睛,顿时愣了一下。

因为那个女孩专注地望着他,她的眼神很认真。

演奏会结束后,院方在食堂内举办了餐会。克郎也受邀参加,正当他在用餐时,那名少女走了过来。

“刚才那首是什么曲子?”她直视着克郎的眼睛问。

“哪一首?”

“就是最后用口琴吹奏的那一首,我以前没有听过。”

克郎笑着点了点头。

“那当然,因为那是我自创的。”

“自创?”

“我自己作的曲,你喜欢吗?”

少女用力点头。

“我觉得这首曲子很棒,很想再听一次。”

“是吗?那你等一下。”

克郎今天晚上要住在这里。他去了为他安排的房间,拿了口琴回到食堂。

他把少女带到走廊上,用口琴吹了那首曲子给她听。她露出严肃的眼神听得出神。

“没有曲名吗?”

“不,有啊,叫《重生》。”

“重生……”她小声重复了一句,开始哼了起来。克郎听了惊讶不已,因为她完美地重现了《重生》的旋律。

“你这么快就记住了?”

听到他的问题,她第一次露出笑容,“因为我很擅长记歌曲。”

“但还是很厉害。”

克郎打量着少女的脸,脑海中浮现了“才华”这两个字。

“松冈先生,你不当专业歌手吗?”

“专业歌手吗……不知道哩。”克郎偏着头,努力掩饰着内心的起伏。

就在这时,听到有人叫“小芹”的名字。一名女职员从食堂内探出头,“可不可以请你叫小龙吃饭?”

“喔,好。”名叫小芹的少女向克郎鞠了一躬,走去食堂。

克郎也跟着走回食堂。小芹坐在一名年幼的少年身旁,试图让他自己拿汤匙。少年很瘦小,脸上没有表情。

负责安排演奏会的女人刚好在旁边,克郎很自然地向她打听了小芹他们的事。她露出感慨的表情说:“这对姊弟今年才来,好像受到父母的虐待,她弟弟小龙只和她说话。”

“是喔。”

克郎看着小芹照顾她弟弟的样子,似乎隐约了解她拒绝圣诞歌曲的原因了。

餐会结束后,克郎回到自己的房间。他躺在床上,听到窗外热闹的声音,起身往楼下看,发现小孩子正在放烟火 ,似乎并不在意户外的寒冷。

他也看到了小芹和小龙的身影,他们在远处看着。

你不当专业歌手吗?

好久没有听到这句话了。刚才也是这十年来,第一次用笑容敷衍这个问题。但是,当时和现在的心情完全不同。

“老爸,”他对着夜空嘀咕,“对不起,我甚至连败仗都无法打——”

克郎回想起八年前的事。

 

赏析

克郎也是写信给浪矢杂货店咨询烦恼的人之一。他是一个有着执着的音乐梦的人,为了梦想,他放弃了学业,放弃了打理自己家鱼店的生活。只是前路坎坷,他并没有在音乐道路上取得成功,所以只能在孤儿院这种小地方演出。节选部分就是他到“丸光园”孤儿院演出的情景。在后来的故事中,丸光园有一次失火,克郎为了救这个小女孩和她的弟弟,最终失去生命,而他的创作的口琴曲《重生》,却被这个小女孩牢牢记在心里。这个小女孩长大后成了当红歌星,她演唱的作品中最为人称道的一首歌便是《重生》。

 

 

夜歌

夜 歌

(本文选自4月份《语文报 高一版》)

郑愁予

这时,我们的港是静了

高架起重机的长鼻指着天

恰似匹匹采食的巨象

而满天欲坠的星斗如果实

撩起你心底轻愁的是海上徐徐的一级风

一个小小的潮正拍看我们港的千条护木

所有的船你将看不清她们的名字

而你又觉得所有的灯都熟习

每一盏都像一个往事,一次爱情

这时,我们的港真的已静了。当风和灯

当轻愁和往事就像小小的潮的时候

你必爱静静地走过,就像我这样静静地

走过,这有个美丽弯度的十四号码头

 

 

春风里的温柔

 

春风里的温柔

何 垚

(本文选自4月份《语文报 高一版》)

 

是否你也曾为之动容?春日里柳絮如雪轻飘,温柔地抚过树梢;暗流涌动下鱼儿静默游动,不期然已将水化为双翼;万物沉睡中春风悄然游走,温柔地捧出一轮新日,牵出一条溪流。

而在这个强调刚正强硬的时代,温柔似乎显得多余;而在某些世故圆滑的人眼中,温柔早已面目全非。殊不知,失去真正的温柔,人心与世界,都将不复美好。

温柔,是一种慈悲为怀感同身受的谦卑姿态。一如张载所说: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只有对天下民众有感同身受的体验,方能树天下为公之志。黛玉感花凋残,念及自身命运不觉伤情,以温柔姿态触碰生命,这是小温柔;而梁思成林微因夫妇坚持保护优秀古建筑请求美军不要炸毁历史名城奈良,特蕾莎修女在炮火中为贫困痛苦的众生奔波,则是一种心怀天下的大温柔。

慈悲的温柔,是对生命有感,是对生命的敬畏与尊重。立一颗恩慈的心,你的生活里才能多些温暖少些冰冷,多些体谅少些责难,多些拥抱世界的柔和,少些吹毛求疵的算计。温柔,给世界上了一层希望的颜色。

人生的烟雨迷蒙里,你又是否存着一份真心?“青箬笠,绿蓑衣,斜风细雨不须归”的感动,正是张志和仕途疲倦后怀着的对世界尚存的真心。

温柔,是一种拿出真心对待世界的生活态度。世人惋惜桃花夫人息妫的命运,却不知她已坦然接受了这份命运,并以真心对待着这个世界。独自一人默默地抵抗着命运的叵测,她终是以非同寻常的柔韧赢得胜利,长子后来成为大名鼎鼎的楚成王。在她的真实生活里,没有血溅城墙的贞烈,有的却是真心对待世界的温柔态度。

每个人都期盼着被世界温柔对待,而我想,前提应是学会真心地对待生活,享受未知的未来。“命是弱者的借口,运是强者的谦词”,别执念于命运的不公,我们只需学会息夫人般对生活的温柔,最终定能收获生活的善待。

不同于软弱,温柔是有其内在涵义的。顺从、妥协是表象,而更深层次的温柔,其实在于忍耐。

温柔,是一种坚韧不拔永不言弃的精神内涵。它体现在历史的每个角落。西施作为“礼品”在吴国忍辱负重多年,而居里夫人艰苦卓绝,执着于科学,在实验室中寻求一点希望的蓝光。她们无不以温柔为本心,以大包容的姿态积蓄着力量,默默承受,蛰伏,等待破茧而出的时刻到来。于是,越国在吴的国破城倾中崛起,而一点蓝光也终究闪烁在了暗夜里。

温柔当然不是简单的顺从与妥协,而是将生命的承载力扩大,学会用兼容并包的方式,接受一切磨炼,从而使自己更坚定地向既定目标前进。这样做的原因,便是我们深知考验的残酷与硬碰硬的艰难危险。以柔克刚,才是一门生命的绝学。

滴水穿石,是温柔的力量;悲悯万物,是温柔的力量;真心对人对己,同样是温柔的力量。在棱角分明与绝对原则中加入一点人性的柔和,才是一个成功者真正该有的素质。

别忘了,让温柔化作春风,吹开你的梦。

(太原五中,高三368班)

瞬间绽放的愉悦

瞬间绽放的愉悦

积雪草

(本文选自4月份《语文报 高一版》)

 

早起,发现养了数年的白兰,终于在这个早晨绽开了几个花蕾,虽然只是几枚小而细长的乳白色的花骨朵,可是那种沁人心脾的馨香,足以让人每一个毛孔都张开了。曾经,我是那么盼望这盆只长叶子不开花的树能给我一个意想不到的惊喜,几度希望又几度失望,然后我认定它是一棵不会开花的树。当我渐渐要放弃的时候,谁知它竟在我意想不到的一个日子里开花了,我看着单瓣的白兰,渐次绽开,馨香弥漫,一屋一室满满都是那种浓郁的芬芳,那是令人愉悦的瞬间。

去图书馆回来,早一会儿还晴朗的天空,忽然阴云密布,不大一会儿功夫就下起雨来,行人多数没有带雨具,被这突然而至的雨,弄得措手不及,手忙脚乱,四散跑去,纷纷找寻能够躲雨的屋檐,动作快的人,甚至飞身上了街边的公共汽车。一个上了年岁的老人家在卖报纸,被这突然而至的雨弄得有些懵,他一手覆在报纸上,另一个遮在头顶上,可是哪里能挡得住来势迅猛的雨?我站在檐下替他担忧,忽然看见一个女孩子,撑着一把红伞,替老人挡着雨,我看着女孩和老人,那是令人愉悦的瞬间。

周日回家,看见父母又在拌嘴,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父亲要包白菜馅的饺子,母亲要包香菇馅的饺子,意见不统一的时候,往往就是战争的开端,然后陈芝麻烂谷子统统从角落里搬出来,你数落一遍,我数落一遍,你说你的理,我说我的理,我只好说他们都有理,谁都没错。有一句诗说:横看成岭侧成峰。站在自己的角度看问题,当然都认为自己是对的。能够拌嘴,能够为鸡零狗碎的事情争个长短,说明他们的身体还健康。我饶有兴致地看着他们拌嘴,那是令人愉悦的瞬间。

某天,伏案时久,眼睛疼痛难抑,遂起身伸懒腰,去阳台远眺。阳台上有十几盆花,绿意葱茏,所以每每心烦,总会去阳台上小站一会儿。那天却发现两个意外之客侵入了我的领地。意外之客其实就是两只小麻雀,站在阳台的栏杆上说着悄悄话,你啄啄我的羽毛,我啄啄你的羽毛,它们说什么悄悄话儿,我当然听不懂,不过以我的私心揣度,它们似乎在谈恋爱,因为它们彼此间的亲密和甜度。我隔着落地窗的玻璃,看着它们窃窃私语,那是是令人愉悦的瞬间。

整理旧物,看到以前的衣服,于是拿到穿衣镜前比试,虽然紧了点,但还能穿下,那是令人愉悦的瞬间。喝茶时,看着茶叶在滚水中跳舞,一片片慢慢舒展,最后像一片绿色的小森林立在杯子中,那是令人愉悦的瞬间。去楼下散步,看见一个稚儿伸着两只小手,跟在妈妈的身后,妈妈、妈妈地叫个不停,那是令人愉悦的瞬间。人行路上,看见一对白发苍苍的耄耋老人,相互搀扶着过马路,那是令人愉悦的瞬间。北方的冬天天黑的早,走在黑漆漆的马路上,忽然路灯璀璨,亮如白昼,那是令人愉悦的瞬间。

令人愉悦的瞬间还有很多,比如初春,某个早晨起来,发现绿意滚滚而来,连天边的云都透着绿意,那是令人愉悦的瞬间。比如夏夜,一场小雨缠缠绵绵,雨打更漏,心中无比清静,那是令人愉悦的瞬间。比如晚秋,一场秋雨一场霜,一场大风过后,树叶在风中翻卷飞舞,那是令人愉悦的瞬间,比如冬日,之前一天还暖日洋洋,可是之后一天,晨起推门,便白雪皑皑,连树枝上都裹上了亮晶晶的白,那是令人愉悦的瞬间。

生活中这样的场景比比皆是,只要你的眼睛秋水不染尘,只要你的心灵时常勤拂试,那些令人惊喜感动愉悦的瞬间总会在你的眼前闪现,如花朵一样绽放,这是生活赐予我们的美好瞬间。

 

 

 

 

 

花雨

花 雨

贺国壮

(本文选自4月份《语文报 高一版》)

 

朵朵花瓣

轻轻飞舞

汇成了美丽的花雨

这美丽的花雨

让我想起了你

 

美丽的花雨

多么像你

香气扑鼻

让人傻傻地痴迷

让人沉浸在这里

 

花落尘泥

你到底去了哪里

让我孤独一人

面对这美丽的花雨

 

花落尘泥

我要找你

找你来品味这美丽的花雨

回忆我们的甜蜜

(江苏省泗洪县淮北中学雨凝文学社,指导教师:赵同宇)

 

 

向心而露,为远而藏

向心而露,为远而藏

魏 侃

(本文选自4月份《语文报 高一版》)

 

李叔同曾言:“问余何适,廓尔忘言。华枝春满,天心月圆。”此言道尽了其一生的人生追求及最终所抵达的生命境界。

每个时代都不乏勇敢立于潮头搏击风浪的风云人物,亦有忘我出尘、守拙抱朴的归隐之士,露与藏便也在这一念之间。面对红尘喧嚣,名噪一时的李叔同选择了古刹青灯黄卷。曾享尽人间繁华的他,虔诚地跪倒在佛前,谦卑地摩挲着脚下的土地,灵魂却在归隐中升华。当好友夏丏尊看望他时,挥舞着细碎尘埃的阳光落在他打满补丁的僧衣上,夏丏尊默默流泪了。但在李叔同看来,这样的生活对他来说惬意静心,因为心无所求,不被名利羁绊,活得自是潇洒自如。当一颗看破红尘的心归隐于世,他却将最动人的禅语喻于世人。远方的路上,他那丰厚的灵魂诠释着他的不朽与伟大。

我想,将一颗澄澈而真挚的心显露于世人,将抱负与梦想深藏于心底,为了远方便只顾风雨兼程。

远方的路上,我依稀看到苏子悠然徐行的背影。“乌台诗案”之后,那个锋芒毕露的大文豪孤寂地隐遁于黄州,他将自己曾经的少年意气深藏于心底,但在冒雨前行时也道:“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苏子如一缕晨光在远方前行的路上微微发亮,当他将悠然而又谦卑的心坦露于世人时,其文名也悄然留于世人心间。

苏子的藏与露,为世人所深深铭记。这世间亦有后来人露出了世间最为澄澈的心,却也藏尽了自己所有的抱负与牵挂。

试想,若李白没有“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的洒脱,又怎能吟出“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之类豪气干云的诗句。若嵇康畏惧司马氏之权贵进而抵挡不了荣华富贵之诱惑,又怎会作出《广陵散》这一千古绝唱……这些人物身上坦露的高洁与风骨,留给后世的却是永恒的朗月清风!

懂得藏是一种智慧,而懂得露更是一种担当。藏与露往往是对立统一的。或许,这世间从未有绝对矛盾的两者,藏与露的人生态度亦是如此,将心显露,便无愧自己脚下的路;将梦深藏,以期拥抱远方更明媚的阳光!

(湖北省宜昌市夷陵中学)

 

高一语文综合水平测试大赛获奖名单(特等奖)

2016《语文报·高一版》语文综合水平测试大赛获奖名单

徐雪歌    浙江天台中学       特等奖

吴心怡    杭州高级中学       特等奖

马晓菲    山东临朐中学       特等奖

唐豪       四川旺苍中学       特等奖

刘天赐    山西运城中学       特等奖

李若水    河南济源一中       特等奖

许秋月    云南蒙自一中       特等奖

马若歆    四川绵阳中学       特等奖

朱丹萍    浙江天台中学       特别指导奖

宋军       杭州高级中学       特别指导奖

王忠良    山东临朐中学       特别指导奖

李清华    四川旺苍中学       特别指导奖

谢琳       山西运城中学       特别指导奖

韩海娟    河南济源一中       特别指导奖

王艳波    云南蒙自一中       特别指导奖

李晓荣    四川绵阳中学       特别指导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