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死理的德国人

认死理的德国人

(本文选自5月份《语文报 高一版》)

 

先给大家说一个段子:在德国,一个官员在街上被一个人用柿子打了,于是那个人被抓了起来。按法律,用柿子打人的话,用青柿子罚的重些,用红柿子罚的轻些,因为红柿子比较软。

但是调查发现,那个人不是用红柿子也不是用青柿子,而是用黄柿子打的,而德国法律没有一条法律规定用黄柿子打人是什么处罚,最后那个人只有被释放。

这是在讥讽德国人的死板,认死理。那我们再看看生活中的德国人是个什么样子。

一次,我见到某校大学生在街头做试验,他们把“男”“女”两个大字分别贴在马路边的两个并列的电话亭门上,然后躲在一边观察。他们看到来打电话的男人都走进了贴了“男”字的电话亭,女人们则使用贴着“女”字的那一个。过了一会儿,“男人的电话亭”爆满,而“女人的”却空着。又过了一会儿,一个匆匆走来的男人看到“男人的”爆满,便毫不犹豫地推开“女人的”。大学生上前一问,原来这个男的是法国人,而排队等候打电话的都是清一色的德国人。

当你读到这个故事时,你一定会嘲笑德国人的认死理,太死守规矩了,不会变通。可是,你别忘了,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德国人正是从小就养成按规则办事,不越雷池半步,铸就了德意志民族的谨严、信诺的品格。因此,德国能够拥有奔驰、宝马、环球唱片公司等世界上知名的品牌,你也就不会感到奇怪了。

(《经典阅读》,张建中  文)

【点评】

没有规矩不能成方圆。德国人的这种“认死理”的性格,反映在社会生产方面,注定让他们国家很多领域居于世界前列。“认死理”常常会被我们看作是不知变通,不知变通则是我们为人法则的大忌,然而善变通的后果就是我们处处没有规矩,没有规矩开始让社会变得乌烟瘴气。最终,吞下苦果的,还是我们自己。

【写作关键词】

没有规矩不成方圆、认死理的好处

为人所不肯为

为人所不肯为

有个佛家故事:一个小和尚整天撞钟。照他的理解,晨起暮色,每天撞一次钟,就是那种“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的机械单调和简单重复,每个人都会。半年下来,方丈却宣布调他到后院劈柴挑水,原因是他难司撞钟之职。小和尚不服气:“我撞的钟不准时、不响亮?”方丈语重心长地说:“你的钟撞得不是不响,但钟声空泛疲软,没有什么力量,因为你心中无‘钟’”。

“钟声不仅仅是寺里作息的准绳,更为重要的是要唤醒沉迷的芸芸众生,达到激浊扬清、心灵空明的境界。为此,钟声不仅要响亮,而且要圆润、浑厚、深沉、悠远。心中无‘钟’,即胸中无佛。不虔诚,不敬业,怎能担当神圣的撞钟工作呢?”

荷兰思想家斯宾诺莎一生穷困潦倒,以打磨眼镜片维持生活。白天,他在昏暗狭小的作坊里一丝不苟地淬炼、打磨、装配,每个程序都精益求精,几乎比夜晚在灯下写哲学著作还要虔诚。在他生活的城市里,没有人意识到斯宾诺莎将是影响几个世纪人类精神领域的大思想家,却都知道他是手艺精湛的工匠。在为世人寻求光明这个意义上,斯宾诺莎打制的每一副镜片与写下的每一页手稿都具有同等的价值。

认真是我们对生活、对人生的一种态度,一个事事都认真的人,定是一个热爱生活懂得生活的人,他也许会是一个平凡的人,但绝对不会是一个平庸的人,他的生命将因为他的认真而变得丰满而充实。他的人生没有虚度,而且在认真对待的每一件事情中被赋予了巨大的意义,为人所不肯为,终成人所不能成。

(《思维与智慧》,谢志强/?筑文)

【点评】

别人不想不愿去做的,你若能坚持下去,一定能取得别人无法得到的成绩。“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不应该理解为得过且过,而应该理解为既然去做,就要兢兢业业,认认真真。既是手艺精湛的工匠,也是哲学大师的斯宾诺莎就是最好的例子。

【写作关键词】

认真敬业、坚持

大师启功

大师启功

(本文选自5月份《语文报 高一版》)

 

启功先生2005年去世,在他糟糠之妻于1975年病逝不久,也就是他六十六岁时,自撰墓志铭:“中学生,副教授。博不精,专不透。名虽扬,实不够。高不成,低不就。瘫趋左,派曾右。面微圆,皮欠厚。妻已亡,并无后。丧犹新,病照旧。六十六,非不寿。八宝山,渐相凑。计平生,谥曰陋。身与名,一齐臭。”没有人像启功那样,提前27年用搞笑的打油诗给自己盖棺定论,如今这打油诗的墓志铭永久地凿刻在先生的墓碑上了。

先生为人随和,对于求字者几乎有求必应。就连来家里维修水管电线的工人,事毕之后也笑吟吟地说:“来,我给你写一幅字。”一次,有个陌生年轻人急匆匆敲开先生家门,说:“我父亲病危,生前最大愿望想得到先生一幅字。”先生旋即写好交与来者并送其出门。转身时只听见楼下两人嘻嘻哈哈说话:“这老头太好骗了,没想到这么一招就弄到手。”即使先生为之生气这也没有改变随和待人的态度。不过先生也有有所不为之时。

一位高级将领派秘书前来求字,兴许秘书开门见山摆明来头说明背景提明要求,大有旋风直升机空降而来之势。启功先生正儿八经问那空军将领秘书:“我要不写,你们会不会派飞机来炸我?”秘书听得一愣一愣,摸不着头脑,连忙说:“哪里,哪里。”先生接着说:“那好,那就不写了。”

(《经典阅读》,文晓芳?筑文)

【点评】

启功先生在对待生老病死以及名与利的问题上始终保持一种旷达的境界,这和庄子颇有几分相似。启功先生又有高尚的人格,可以主动提出给水管工写一幅字,可以真诚的相信别人求字的理由,也可以拒绝为有嚣张气势的权贵写字,是真正有风骨的一代大师。

【写作关键词】

大师风骨、人格魅力

 

没商品信息的广告

没商品信息的广告

(本文选自5月份《语文报 高一版》)

 

星巴克美国连锁咖啡公司是全球最大的咖啡连锁公司。

40多年前在美国成立后,为了快速提升其在美国的知名度,星巴克耗费巨资在美国各大主流电视台播出了一则广告,此广告中的女主角是当时正当红的一名美国女演员,广告画面精美,充满了诗情画意。然而,播出了较长一段时间,却反响平平。

巨额广告费就这样打了水漂,星巴克难以接受这样的结果,打算合作到期后终止与这家广告公司的合作,并且打算今后再也不与这家广告公司合作了。为了留住星巴克这个大客户,广告公司主动向其承诺为其免费再拍摄一则广告,以此扭转局面。为尽快完成任务,广告公司的策划部夜以继日地忙碌着。然而,一周过去了,没有任何进展。

广告公司策划部的部长召集部员开会时大发雷霆,部员都沉默不语。这样的场面突然让一位资深的策划员有了主意,他打断了部长的讲话,阐述了自己的灵感:广告一般而言都是有内容的,不如反其道而行之,拍摄一则只提供一小会儿静默时间的无实质内容的广告,以此来引起观众对广告客户的探究兴趣。这一创意赢得了大伙儿的一致赞同。

半月后的一天晚上,美国各大主流电视台在同一时间发布了这样一则通告:下面是星巴克美国连锁咖啡公司为您提供的10秒钟的静默时间。而后,这几家电视台的信号同时中断了10秒。从来没有哪家企业向观众提供静默时间的,这一特殊形式的广告给众多的电视观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令他们非常好奇。他们纷纷探究星巴克究竟是怎样的一家企业。这样一来,星巴克的知名度迅速飙升,很快成为家喻户晓的咖啡连锁企业。

(《做人与处世》,张 鹰 文)

【点评】

很多时候需要我们进行逆向思维。用高音喇叭对着人们的耳朵狂吼,不一定真的能起到宣传的效果,如果能在嘈杂中,给人营造一种安静的氛围,反而能得到人们的好感。广告宣传是这样,其他领域不也是这样吗?

【写作关键词】

逆向思维、创意

回车驾言迈

【汉】佚 名


(本文选自《语文报·高一版》2016年暑期专号)


 


回车驾言迈,悠悠涉长道。


四顾何茫茫,东风摇百草。


所遇无故物,焉得不速老?


盛衰各有时,立身苦不早。


人生非金石,岂能长寿考?


奄忽随物化,荣名以为宝。


(《古诗十九首》)


  【注释】


回车驾言迈:“回”,转也。“言”,语助词。“迈”,远行也。


悠悠:远而未至之貌。


涉:本义是徒步过水。这里“涉长道”,意为“历长道”。


茫茫:广大而无边际的样子。


百草:新生的草。


考,老也。寿考,犹言老寿。


奄忽,急遽。


荣名:指荣禄和声名。


【赏析】


此篇选自《古诗十九首》,是一篇自警自励的诗歌。诗人久客还乡,一路看到种种事物今昔不同,由新故盛衰的变化想到人生短暂,又想到正因为人生短暂就更应该及时努力,建功立业,谋取不朽的荣名。


诗歌以景物起兴,抒人生感喟。回车远行,长路漫漫,回望但见旷野茫茫,阵阵东风吹动百草。这情景,使不知驶向何处的诗人思绪万千。“所遇”二句由景入情,因见百草凄凄,遂感冬去春来,往岁的“故物”已尽触目,那么以后的新物,又怎能不匆匆向老呢?“盛衰各有时,立身苦不早。”“立身”,应上句 “盛衰”,观之其义甚广,当指生计、名位、道德、事业,一切卓然自立的凭借而言。诗人说,在短促的人生征途中,应不失时机地立身显荣。这是诗人的进一层思考。但是其转而又想:“人生非金石,岂能长寿考?”即使及早立身,也不能如金石之永固,立身云云,不也属虚妄?这是诗人的又一层思考。当人的身躯归化于自然之时,如果能留下一点美名为人们所怀念,那么也许就不虚此生了吧。诗人终于从反复的思考中,得出了这一参悟。


   显然,这是一首寓含哲理的杂诗,但读来不觉枯燥,反而富于情韵。这一方面因为诗人的思索切近生活,自然可亲,与后来玄言诗之过度抽象异趣,在诗歌中,读者能感到诗人由抑而扬,又由扬而抑,再由抑而扬的感情节奏变化。另一方面,也许更重要的是,这位诗人已开始自觉不自觉地接触到了诗歌之境主于美的道理,在景物的营构、情景的交融上,达到了前人所未有的新境地。诗歌的前四句,历来为人们称道,不妨以之与《诗经》中相近的写法作一比较。“彼黍离离,彼稷之苗。行迈靡靡,中心摇摇。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悠悠苍天,此何人哉?”这首《黍离》是《诗经》的名篇。以本诗与之相比,虽然由景物起兴而抒内心忧苦的机杼略近,但构景状情的笔法则有异。《黍离》三用叠词“离离”“靡靡”“ 摇摇”,以自然的声音来传达情思,加强气氛,这是《诗经》中典型的朴素而有效的手法。而本诗则体现出较多匠心的营造。唐代皎然《诗式·十九首》云:“《十九首》辞精义炳,婉而成章,始见作用之功。”


本诗前四句的景象营构,其实仍与《黍离》较近,而与后来六朝唐代诗人比较起来,也显然简单得多,也自然得多。如陆云《答张博士然》: “行迈越长川,飘摇冒风尘。通波激枉渚,悲风薄丘榛。”此诗与本诗相比机杼亦近,但刻炼更甚。由《黍离》到本诗,再到陆云之诗,可以明显看出中国古典诗歌的演进足迹,而本诗适为中介。所以陆士雍《古诗镜·总论》说:“《十九首》谓之《风》馀,谓之诗母。”

说说“饰喻”

 


 方绍鱼


(本文选自《语文报·高一版》201512月)


 


  在马丁·路德·金的《我有一个梦想》中,有这样一句话:“一百年后的今天,在种族隔离的镣铐和种族歧视的枷锁下,黑人的生活备受压榨。”


稍稍分析,我们不难发现,句中的“镣铐”是指“种族隔离”,“枷锁”是指“种族歧视”。美国严酷的“种族隔离”和“种族歧视”,就像套在黑人身上的“镣铐”和“枷锁”,使黑人没有丝毫的自由。如此看来它们具有相似点,构成的是比喻关系;将“种族隔离”比喻成“镣铐”,“种族歧视”比喻为“枷锁”。


不过,这两个比喻与我们常见的比喻有些不同,我们常见的比喻结构是“什么像什么”、“什么是什么”或“什么成了什么”之类的。这句话改变了这种比喻结构,“主宾结构”变成了“偏正结构”,“种族隔离”修饰“镣铐”,“种族歧视”修饰“枷锁”。我们把这种比喻称作“饰喻”。


所谓“饰喻”,是指本体和喻体间构成修饰和被修饰的关系。它有两种形式,一是本体作定语或状语,喻体作中心语,比如“叛乱的旋风就将继续动摇这个国家的基础”(《我有一个梦想》)。这里“叛乱”是本体,做定语修饰喻体“旋风”。二是喻体作定语或者状语,本体作中心语,如“在太阳下,那点点水泡似的蒙古包,闪烁着白光”(《天山景物记》)。这里“水泡”是喻体,“蒙古包”是本体。


饰喻除了能将枯燥的内容表达得生动,将抽象的内容表达得具体,将深奥的内容表达得浅显易懂,给读者留下鲜明的印象外,比其他比喻表达更简洁、精炼、灵活、含蓄,还能增加语言的美感与趣味,耐人寻味。


人们使用语言总是奔着简洁、生动去的,饰喻是从常见的比喻中变化而来的,如:铁一般的事实——铁的事实——铁证;像飞一般地跑——飞快地跑——飞跑;思想感情的潮水——思潮。这样的演变,有的是去掉了连接词,有的是进行调换,有的是进行了紧缩。通过这样的演变,许多原来是偏正结构的短语变成熟语、词语,如牛毛细雨、黄金时间、蜂窝煤、柳叶眉、鼠胆、蜂拥……


这种比喻,因为改变了结构,又少有我们常见的喻词,很容易被忽视,也容易理解错误,初学者要引起重视。


 


 

动物界的一场革命——《动物庄园》导读

 


谭燕飞 供稿(本文选自《语文报·高一版》201512月)


作家简介


乔治·奥威尔(19031950),英国著名小说家、记者和社会评论家。1903年生于英国殖民地的印度,童年耳闻目睹了殖民者与被殖民者之间尖锐的冲突。与绝大多数英国孩子不同,他的同情倾向悲惨的印度人民一边。少年时代,奥威尔受教育于著名的伊顿公学。后来被派到缅甸任警察,他却站在了苦役犯的一边。20世纪30年代,他参加西班牙内战,因属托洛茨基派系(第四国际)而遭排挤,回国后却又因被划入左派,不得不流亡法国。二战中,他在英国广播公司(BBC)从事反法西斯宣传工作。1950年,死于困扰其数年的肺病,年仅46岁。乔治·奥威尔一生短暂,但其以敏锐的洞察力和犀利的文笔审视和记录着他所生活的那个时代,作出了许多超越时代的预言,被称为 “一代人的冷峻良知”。


他的代表作《动物庄园》和《一九八四》是反极权主义的经典名著,其中《一九八四》是20世纪影响最大的英语小说之一。


  农场里的一头猪“老少校”在提出了“人类剥削牲畜,牲畜须革命”的理论之后死去,若干天后,农场里掀起了一场由猪领导的革命,原来的剥削者农场主被赶走,牲畜们实现了“当家作主”的愿望,尝到了革命果实的甘美,农场更名为“动物庄园”,并且制定了庄园的宪法——七诫。


《动物庄园》是一部政治寓言体小说,故事描述了一场“动物主义”革命的酝酿、兴起和最终蜕变。一个农庄的动物不堪人类主人的压迫,在猪的带领下起来反抗,赶走了农庄主,牲畜们实现了“当家作主”的愿望,农场更名为“动物庄园”,奉行“所有动物一律平等”;之后,两只处于领导地位的猪为了权力而互相倾轧,胜利者一方宣布另一方是叛徒、内奸。此后,获取了领导权的猪拥有了越来越大的权力,成为新的特权阶级,动物们又恢复到从前的悲惨状况。


但不久之后,领导革命的猪们发生了分裂,一头叫雪球的猪被宣布为革命的敌人,此后,获取了领导权的猪“拿破仑”拥有了越来越大的权力和越来越多的特别待遇,逐渐脱离了其他动物,最终蜕变成为和人类完全一样的牲畜剥削者,动物庄园的名字也被放弃。


章节选读


第一章


  庄园农场的琼斯先生锁好几间鸡棚准备过夜,只是这一天他喝得烂醉,竟忘记关上那几扇小门了。他东倒西歪地走过院子,手中一盏提灯的光圈也随着摇摇晃晃。走进后门,他把靴子甩掉,又从放在洗碗间的酒桶里给自己倒了这一天的最后一杯啤酒,就爬上床去。这时琼斯太太早已在那儿打呼噜了。


琼斯先生寝室里的灯光一灭,农场里个个厩棚就响起一阵骚动和嘈杂的声响。白天的时候,消息早已传开,老少校——就是那头得过奖的灰白色大公猪——头天晚上做了一个怪梦,打算把它说给农场里所有的动物听。大家已经合计好,只等琼斯先生走开,不会再被他撞见之后,他们就在大谷仓聚齐。老少校——大家都这么叫他,虽然当年他参加展赛时用的名字是“威灵顿之花”——在农场里声望极高,所以每个动物都甘愿牺牲一小时睡眠,听听他到底要说些什么。


大谷仓的一头有一个凸起一些的台子,少校这时已经安坐在铺着稻草的床上,头顶上悬着一盏吊在房梁上的油灯。少校这时已经年满十二岁,近年来,身躯颇有些发胖,但看去仍然仪表堂堂。另外,他的犬齿一直没有长出来,这倒让他的相貌显得既聪明又慈祥。没过多久,别的动物先后都来了,并按照各自的习惯安顿下来。首先来的是三条狗——蓝铃花、杰西和品彻尔。接着是一群猪,他们立刻都伏卧在台前的稻草上。一些母鸡栖在窗台上。鸽子落到椽子上扑棱着翅膀。绵羊和奶牛在猪后面,开始倒嚼。两匹辕马,拳击手和苜蓿,并肩走进来。他俩走得很慢,毛烘烘的大蹄子小心翼翼地落下来,生怕踩伤被稻草遮盖住的什么小动物。苜蓿是一匹粗壮的中年母马,在生过第四胎马驹之后,就没能再恢复原来美丽的体型。拳击手生得高大健壮,个头将近六英尺,劲头比得过两匹马加在一起。他的鼻梁儿上有一个白道,给他平添出一些傻相。实际上,他的智力确实也不怎么高,但他坚毅的性格和干活时强大的体力却赢得了所有动物的崇敬。在两匹驾车的辕马之后,进来的是白山羊穆瑞尔和毛驴本杰明。本杰明在农场里年纪最老,脾气也最坏。他不太爱说话,但只要一张嘴,说出来的准是刻薄挖苦的言词。举例说吧,他说上帝给了他尾巴是为了叫他轰苍蝇,但是他宁可不要这个尾巴也别有苍蝇。在农场的动物中间,只有他从来不笑。问他为什么,他说他看不见什么值得笑的事。不过,尽管他从来没有公开承认过,他对拳击手却是心悦诚服的。他们俩经常在果园那边一块小牧场上一起度过礼拜天,肩并肩地吃草,可彼此都不讲话。


两匹马刚刚卧下,就走进一窝没有了母亲的小鸭子。小鸭子走成一行,气力不大地呷呷叫着,身子左右摇摆。他们在寻找一个不会被别的动物踩着的地方。苜蓿伸出两只前腿圈成一道像是围墙似的屏障。小鸭子就在墙里面挤挤插插地趴下,而且马上就都进入了睡乡。给琼斯先生拉双轮车的小白母马茉莉直到聚会快开始才来。茉莉长得很漂亮,但没有头脑;她迈着细碎的步子扭扭摆摆地走进来,嘴里还嚼着一块方糖。她在靠前边的地方找了个位子,立刻就甩动起自己的白色鬃毛,卖弄系在上面的红飘带。最后到谷仓来的是农场的老猫。她像平常一样首先四处寻望一下,给自己找一个最暖和的地方。最后她挤到拳击手和苜蓿两匹马中间。在少校讲话的时候,从头到尾,她一直咪唔咪唔地打呼噜,根本没听进一句话。


现在除了摩西——农场上养熟了的一只乌鸦,总是睡在后门背后一根栖木上——所有的动物都到齐了。当少校看到大伙儿都已经各就各位而且都在聚精会神地等待着自己发言的时候,就清了清喉咙,开口说道:


“同志们,大家都已经听说我昨天做了一个怪梦的事了。我梦见了什么,过一会儿再谈。现在先有一点儿别的事要跟你们说。同志们,我怕我同你们在一起的日子不会太长了。在我死以前,我觉得我有责任把我积累到的智慧传给你们。我的寿命可以说够长的了。当我独自一个躺在圈里的时候,我有很多时间思索问题。我想我可以说,生活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是了解的,而且了解得不比别的活在世上的动物少。我要说给你们听的就是我悟出来的一点儿道理。


“同志们,我倒想问你们一下,咱们到底过的是什么样的生活啊?最好还是面对现实吧!一句话,咱们的生活非常痛苦,劳累不堪,而且极其短暂。咱们出生了,给咱们的食物刚刚够维持一口气,不致叫咱们断气的。那些能够干活的,被硬逼着干到精疲力竭。一旦精力枯竭,没有用处了,就被残酷凶狠地屠宰掉。英格兰的动物只要过了一岁,就再也享受不到幸福和闲暇了。英格兰的动物没有一个享受到自由。动物的一生就是苦难和奴役的一生。这是再清楚不过的事实。


“但是,这难道是大自然的安排吗?是不是我们这块土地太贫瘠了,不能叫居住在上面的生物舒舒服服地生活呢?不是的,同志们,绝对不是的。英格兰的土地是肥沃的,气候是温和的,即使这里的生物远比当前的数量更多,它也能提供非常丰盛的食物。只是咱们这一个农场就能养活十二匹马,二十只奶牛,几百只羊,而且个个还都能活得舒舒服服,体体面面,绝对不是我们现在能够想象的。可是,为什么我们一直活得这么凄凄惨惨呢?这是因为咱们的劳动成果,几乎全部都被人类盗窃走了。同志们,这就是全部问题的答案。简单地用一个字可以概括一切——人。人是我们唯一的真正的敌人。把人从生活舞台上赶走,饥饿劳累的根源就被铲除了……”


赏析


这是本书的第一章,“老少校”在弥留之际召集庄园里的所有动物,并提出了自己的“革命理论”,让整个庄园的动物对于自己的价值和意义有了新的认识。作者将所有的动物都拟人化,且各个形象鲜明,从它们不同的外貌、动作、生活习惯等方面,我们能鲜明地了解到它们每一个的性格和特点,就如同了解我们周边的人一样。

借鉴经典文本,打造精彩细节

 徐丽利(本文选自《语文报·高一版》201512月)


  米开朗基罗曾说:“在艺术的境界里,细节就是上帝。”细节堪称艺术作品的生命,它虽然像沙粒一样微小,但一经过目便永生难忘。《辛德勒名单》中那雪一样飘落的骨灰,罗中立《父亲》中那纵横交织的皱纹,肖邦音乐中如船歌串串琶音,无不深深刻印在鉴赏者的心中。古今中外的文学作品更是以精彩纷呈的细节描写收获了永恒。但许多同学在写作中缺少细节描写的意识,描写人物叙写事件总是浮光掠影泛泛而谈。那么,怎样才能写出生动感人真实精彩的细节呢?我们不妨去经典文本中寻求答案。


一、用慢镜头,细化动作


片段一:


我看见他戴着黑布小帽,穿着黑布大马褂,深青布棉袍,蹒跚地走到铁道边,慢慢探身下去,尚不大难。可是他穿过铁道,要爬上那边月台,就不容易了。他用两手攀着上面,两脚再向上缩;他肥胖的身子向左微倾,显出努力的样子,这时我看见他的背影,我的泪很快地流下来了。


在《背影》中,朱自清先生深情地写了父亲一系列动作,“蹒跚地走”、 “慢慢地探身”, “穿过铁道”,“爬上月台”,“两手攀着”,“两脚向上缩”,“身子向左倾”……父亲艰难的举动,肥胖的背影,爱子心切又不善言辞的慈父形象就这样定格在一代人的心中。


片段二:


……他爬将起来,又拍着手大笑道:“噫!好!我中了!”笑着,不由分说,就往门外飞跑,把报录人和邻居都吓了一跳。走出大门不多路,一脚踹在塘里,挣起来,头发都跌散了,两手黄泥,淋淋漓漓一身的水。众人拉他不住,拍着笑着,一直走到集上去了。


范进中举后的狂态,被吴敬梓细化成“爬将起来”“ 拍手大笑”“ 往外飞跑”“ 踹、挣、跌”,这一连串丑态百出的动作,让人觉得可悲可怜又可憎,科举制度对人的摧折,生活的酸辛尽在其中。


二、妙用修辞,生动形象


    “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 像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这是徐志摩诗歌《沙扬娜拉》中最脍炙人口的一句,敏感多情的诗人借用圣洁美丽的水莲花来比喻,人物那娇羞的神态与温婉的笑容如在目前,一个恰切形象的比喻使这首短诗顿然生辉,其中的灵动摇曳、含蓄深沉,让人过目难忘。


再如鲁迅《药》中的一段描写:“老栓也向那边看,却只见一群人的后背,颈项都伸得很长,仿佛许多鸭,被无形的手捏住了的,向上提着。”这一细节,把一群麻木的、不觉悟的人,冷漠地观看刽子手杀害革命者的神态如浮雕一般现于读者眼前。自己的同胞惨遭杀戮却无动于衷,像看与自身毫不相干的街头热闹似的,令人伤心痛心。 作者那种强烈的愤懑,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炽烈情怀,通过这一细节,淋漓尽致地表现出来了。


三、特写镜头,凸显形象


刻画细节时我们也不妨借鉴一下这种手法,把自己的笔看成摄像机,接近再接近你的描写对象,捕捉其一个细小的动作,一个不易觉察的眼神,一句转瞬即逝的话语。比如鲁迅先生笔下的孔乙己:他涨红了脸,额上的青筋条条绽出,争辩道,“窃书不能算偷……读书人的事……能算偷么?”孔乙己半文半白语言,吞吞吐吐的态度,牵强无力的争辩,将他的迂腐可悲生动地表现出来了。


再如李清照的《点绛唇》:“和羞走,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倚”、“回”、“嗅”三个动作,生动再现出主人公的动作、神情、姿态,不仅准确地描绘出主人公既爱恋又羞涩的神态,她欣喜又紧张、兴奋又恐惧的微妙心理活动也纤细可感。把一个情窦初开,又受着封建礼法约束的少女的复杂情感,含蓄委婉、细腻生动地展现在读者面前。


法国文学大师巴尔扎克说:唯有细节将组成作品的价值。英国作家塞·斯迈尔斯说:就像从很小的孔穴能窥见阳光一样,细小的事情刻画出人的性格。精彩的细节从何而来?让我们向经典的文本学习,用眼睛去观察,用心灵去发现,用智慧去提炼。让我们的文字因为精彩的细节,从肤浅走向深刻,从单调走向神奇!

以假乱真

 乙白莲(本文选自《语文报·高一版》201512月)


  毕加索画布上的葡萄因为形态逼真而引来群鸟啄食。唐诗中也有一些这类“以假乱真”的例子。


“新妆宜面下朱楼, 深锁春光一院愁。行到中庭数花朵,蜻蜓飞上玉搔头。”(刘禹锡《和乐天·春词》)诗中的女子梳妆一新,急忙下楼,那张略施粉黛、浓淡相宜的脸面在艳艳春光中焕发出迷人的光彩。装扮之新、修饰之宜、楼阁之红以及下楼之急,这些描写无一不暗示出女子因春而喜,心有所思的情怀。下得楼来,确是莺歌燕舞、柳绿花红,然而庭院深深,院门紧锁,独自一人,更生寂寞,于是满目生愁。只好用“数花朵”来遣愁散闷,打发这大好春光。为什么要“数花朵”,当亦有对这无人观赏、转眼即逝的春花,叹之、怜之、伤之的情怀吧? “蜻蜓飞上玉搔头”,这是十分精彩的一笔,含蓄地刻画出她那沉浸在痛苦中的凝神伫立的情态;它还暗示了这位女主人公有着花朵般的容貌,以至于使常在花中的蜻蜓也错把美人当花朵,轻轻飞上玉搔头;而且也意味着她的处境亦如这庭院中的春花一样,寂寞深锁,无人赏识,只能引来这无知的蜻蜓。真是花亦似人,人亦如花,春光空负。诗人剪取了一个偶然的镜头──“蜻蜓飞上玉搔头”,蜻蜓无心人有恨。它洗炼而巧妙地描绘了这位青年女子在春光烂漫之中的冷寂孤凄的境遇,新颖而富有韵味。


“日暮堂前花蕊娇,争拈小笔上床描。绣成安向春园里,引得黄莺下柳条。”(胡令能《咏绣障》)这是一首赞美刺绣巧夺天工的诗。首句“日暮”“ 堂前”点明时间、地点。“花蕊娇”,花朵含苞待放,娇美异常──这是待绣屏风(绣障)上取样的对象。首句以静态写物,次句则以动态出人:一群绣女正竞相拈取小巧的画笔,在绣床上开始写生,描取花样。争先恐后的模样,眉飞色舞的神态,都从“争”字中隐隐透出。“拈”,是用三两个指头夹取的意思,见出动作的轻灵,姿态的优美。后两句写“绣成”之以后绣工的精美绝伦:把绣成后的屏风安放到春光烂漫的花园中去,虽是人工,却足以乱真——你瞧,黄莺上当了,离开枝条向绣成的屏风飞来。后句从对面写起,让乱真的事实说话,不言女工之工巧,而工巧自见。曲折达意,实是耐人寻味。而且还因黄莺入画,丰富了诗歌形象,平添了动人的情趣。

从《商山早行》说“名词并列”

 


 王树人(本文选自《语文报·高一版》201512月)


  “鸡声茅店月,人迹板桥霜”,是唐代诗人温庭筠《商山早行》中的两句诗。这两句诗可分解为十个景物的名词:鸡、声、茅、店、月、人、迹、板、桥、霜,一字一词组合在一起,构成名词性短语,将短语巧妙罗列在一起,写出了诗人的羁愁和野外的景况。其次,这种句式虽然隐去了动词,但在名词和名词之间,我们仍然可以明显地感觉到动词效果的存在。诗人将动词隐去,是因为这种句式可以形成一种诗意的跳跃。这种跳跃能给读者留下了充分想象和进行形象再创造的余地。因而它不仅使诗句显得精练,而且显得含蓄有味。像这种把名词并列的诗句,就是古诗文中的一种“特殊句式”。“特殊句式”是指“为了表达的需要或韵律的需求不按常规语法安排的诗(词)句”而言。


所谓“名词并列”,是指把几个表示事物、景象的名词并列在一起,构成一句诗(词)。例如:元代马致远的《天净沙·秋思》:“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这首小令的前三句,是用九种意象并列构成的。这九个体现意象的名词,虽然没有动词将其连在一起,但借助于想象和联想,就可以将九种不同的景象巧妙地组织进一个画面里,渲染出一派凄凉萧瑟的晚秋气象,从而含蓄地烘托出旅人的愁思。对这样的诗(词)句的理解,是无法通过语法分析实现的,只能借助想象和联想,把名词所代表的对象组合在一起,形成一幅画面,从而创造一种意境,借助意境理解诗词的思想感情。


再如北宋苏轼的《自题金山画像》:“心似已灰之木,身如不系之舟。问汝平生事业,黄州惠州儋州。”此诗最后一句用名词并列来叙事述怀,同时也是作者对自己“生平事业”的概括。宋神宗时,苏轼因反对新法而被贬到黄州。宋哲宗时又被贬到惠州,最后又远徙琼州。作者用黄州、惠州、 儋州三个地名(名词),非常艺术地隐括了自己坎坷的一生。


南宋陆游的《书愤》中的“楼船夜雪瓜洲渡,铁马秋风大散关”,这两句诗各以三个名词构成工整的对仗,以典型的时间、典型的地点、典型的战备描绘出一幅浩浩荡荡的出师图,语言十分凝练,两句中没有一个动词或虚词勾连点缀,却显得顿挫有力,并渲染了悲壮气氛,刻画出了庄严肃穆、威武雄壮的军旅画面,也使作者早年的雄心壮志得到了淋漓尽致的抒发。


明代白朴的《天净沙·秋》:“孤村落日残霞,轻烟老树寒鸦。一点飞鸿影下。青山绿水,百草红叶黄花。”这首词以名词并列组合的形式,选取典型的秋天景物,由远及近,由高到低,多层次多侧面立体交叉式地描绘,通过秋日迟暮之景和明朗绚丽之景形成鲜明的对比,表达了作者积极向上的生活态度和对隐居生活的热爱之情。


明代康海的《冬》:“云冻欲雪未雪,梅瘦将花未花。流水小桥山寺,竹篱茅舍人家。”此诗的后两句把几个入画的名词并列在一起,构成一幅和谐的冬季田园风景图,与马致远的名句“小桥流水人家”有异曲同工之妙。


上述这种完全用名词并列组成的诗(词)句,实质上是将句中的动词隐去,从而造成一种意象上的跳跃。这种跳跃不仅使诗句变得精练隽永,而且更加含蓄有味。需要指出的是,这种全部用名词或名词性短语,经过选择组合,巧妙地排列在一起,构成生动可感的图象,用以烘托气氛,创造意境,表达情感的“名词并列”的修辞手法,也被称为“列锦”。另外,因为诗词不同于散文、小说,是可以“名词并列”的,而散文、小说是不允许句子成分缺少的,否则就是病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