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写作

关于写作


 薛 飞(本文选自《语文报·高一版》201512月)


  对于写作,不同的作家都有自己的看法与认识。叶圣陶先生说,写作就是要写出诚实的自己的话。有个外国作家说,什么是写作,就是把自己的心灵敞开,一直敞开到不能再敞开为止。


写作最大的特点与价值就是其鲜明的个性化。因此,每个人都是天生的作家。因为,每个人的环境、阅历、性格、出身、学习、工作、生活等诸多方面都是不同的。之所以只有少数人成了作家,那是兴趣、热爱与勤奋等方面的差异造成的。作家贾平凹说:“在文字写作过程中,我一直坚持写我自己的、谈我自己的观点,我希望作者和读者的关系是互动的,互相尊重的,同时又是希望相对独立的,只有独立才能写好。”


一个作者的创作史,就是他的成长史与心灵史。一位大师说,每一个作家所写的东西都是自己的自传,都是在写自己在各个时期的心灵史,并且只能是这样。


写作是心灵的舞蹈,是自我肯定自我激励的一种方式。作家二月河说,每每完成一篇自己非常满意的文章时,就有老子天下第一的感觉,有时还会左手握住右手称自己是多么伟大。


写作不论出身,只要你愿意,每个人都可以自由的写作。俄国作家契诃夫原先是一名医生,卡夫卡是一名保险公司职员,海明威是一位记者,巴尔扎克曾是一位破产商人,因为热爱,他们最终都成为了作家。


写作是件“慢功出细活”的事情。在一个较长的时期里,法国作家福楼拜住在塞纳河畔父亲留下来的别墅里从事写作。他的大部分作品都是在那里写成的。福楼拜写作的窗户正好对着塞纳河。他经常在深夜里一个人写作,一写就是一个通宵,他书房的灯往往要到清晨才熄灭,久而久之,他的窗户就成了渔夫们夜里行船的灯塔。就是从哈佛开往卢昂的海上的船长们也都知道,在这段航路上要想不迷失方向,就应该以福楼拜的窗户为目标,把它当成一座天然的灯塔——塞纳河上的灯塔。


好作品是情感的产物。作品要想感动别人,首先要感动自己。巴尔扎克写《高老头》,写到高老头死时心里十分难受,一下子就昏过去了,从椅子上倒落在地。他的朋友刚巧走进来,以为他病重倒地而大声叫医生,巴尔扎克被叫声惊醒后说:“我没有病,无须请医生。”这时朋友才看到他的稿笺上还有泪水的湿痕。


好作品是写出来的,更是修改出来的。海明威认为三次大修改是写好一本书的必要条件:全书写完后改第一遍,请人誊清后改第二遍,清样出来再改第三遍。他的长篇小说《永别了,武器》一共改了三十多遍。为了使《战地钟声》更完美,他竟连续改了九十多个小时。


对于写作,如果你热爱,并且很勤奋,写作的道路上,你就可以走得很远!


 


 

做一个有主见的人——作文升格指导

吕贻晓(本文选自《语文报·高一版》201512月)


 


  【文题展示】


阅读下面的文字,根据要求作文。


以一首《热爱生命》在上世纪90年代留给青年读者深刻印象的诗人汪国真,于2015426因病在京去世。自1979年开始诗歌创作,其诗集发行量过千万本,当代诗人中还没有任何一人在读者中的影响力超过他。他曾说,如果我做一个听话的诗人,没有勇气,而是规规矩矩地按照那些评论家认为好的方式去写诗,那么汪国真还能脱颖而出吗?汪国真的诗还能发行几千万册吗?


要求:①自选角度,自定立意,自拟标题,文体不限。②不要脱离材料内容及含意的范围作文。③不少于800字。④不得套作,不得抄袭。


【思路点拨】


这是一则叙议结合的材料。汪国真的话精辟总结了自己诗歌创作成功的经验,要有跳出文学束缚、写作陈规的意识,要有创新的勇气,这样作品才能脱颖而出。推而广之,人生何尝不是如此?人生的路上,同样需要正确看待规则,要有打破陈规陋习的勇气,还要辩证看待别人的评价,有自己的主见。如果写记叙文,一定要展现人物内心真实的想法,写出人物内心激烈的冲突,尤其是冲突的心理变化过程。如果写议论文,一定要辩证分析,不能走向极端。一味写打破一切规则,别人的任何评价、建议都不需要听的做法也是不妥的。要知道各行各业皆有规则,遵守游戏规则也是必要的,但有时候也要坚持己见,要有自己独立的判断和思想。


【原文在线】


懦 夫


任丽丽


我不是一个善于讲故事的人,我只有默默的感情。(开头简洁朴素,如能就“不善于讲故事”进行扩展,将会让凤头更吸引人。)


那年我上初一,隆冬之季,正在上课。姑父跑到学校,把我叫出来说家里有事。


我赶紧坐上姑父的摩托,一路上,姑父一言不语。我的心里也七上八下,问姑父啥事,姑父却不回答。天气很冷,我缩紧了脖子。家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呢?(如能再细致描写冬天的景物,会达到以景衬情的效果;再刻画一下姑父的神态,会让悬念更加耐人寻味。)


天地间白茫茫一片,皑皑白雪覆盖了大地。空阔的麦地里,只有远处几个高高的白色坟头露了出来,这是我再熟悉不过的上学路了。路上有些滑,姑父却开得比较快。


到家后,屋子里挤满了亲戚,大家都不说话,有的还在偷偷抹眼泪。小姑见我进门后,赶紧过来说,爷爷平时最疼你,现在也最想和你说话,你进去看看爷爷吧。刹那间,我明白了一切。我大声喊爷爷,爷爷却没有回应。


爷爷嘴唇哆嗦着说个不停,一个手指指向我。我听不清楚,想往爷爷嘴边凑,听听爷爷到底想和我说什么。母亲在后面用力拉住我的手不让我再向前靠。(这是矛盾冲突最激烈的地方,母亲为何不让“我”往前靠,上下文并未交代,让人觉得突兀,难以理解。)


半夜里,正在迷迷糊糊睡觉的我,听到楼下悲痛的哭声一阵高过一阵。我下楼后知道是爷爷走了,忍不住哭了起来。


爸妈出去打工,爷爷平时照顾我的衣食住行。冬天来了,寒气像一把锋利的冰刀,一次又一次无情地向我们捅来。爷爷把他的衣服脱下来给我裹上,他却冻得打寒颤。(描写很具体,如能回忆起其他爷爷关爱“我”的事例,组合在一起,会更真实感人。)


太爷坐在院子里,背对着屋子,低着头,一声不吭地抽着旱烟。这就是白发人送黑发人吧。


我很后悔,爷爷一定是想对我说什么,但我当时却没有挣开妈妈的手,去凑近爷爷嘴边听听他的遗言,让爷爷带着遗憾离开人世。(结尾写出了一个留守儿童自责的心理,让人看到了一颗闪光的孝心,但没有点题,缺乏最后的升华。)


【升格诊断】


这是一篇感情真挚、含蓄隽永的朴实之作。文章选取了家庭生活中的一个细节来用心描绘,作者为没有勇气挣脱母亲之手,聆听爷爷遗言而自责。文章的不足之处在于开头有些平淡,不够吸引眼球;对于姑父等人的神态、心理描写力度不够;自始至终没有写明母亲不让“我”靠近即将去世的爷爷的原因,让读者不明所以;缺乏爷爷当年关爱“我”的种种细节。作文时,应当多描写几则爷爷关爱“我”的具体事例,这样更能打动人心。


【成功升格】


懦 夫


任丽丽


我不是一个善于讲故事的人,我没有精妙的构思,我没有华丽的辞藻,也没有奇巧的故事情节,只有默默的感情。(扩充后,不仅彰显文采,而且突出了强烈的对比效果。)


那年我上初一,隆冬之季,正在上课。姑父跑到学校,急急忙忙把我叫出来说家里有事。我在同学们的窃窃议论中走出了教室。(“同学们”的神态描写,增加了故事的张力,渲染了紧张的氛围。)


我赶紧坐上姑父的摩托,一路上,姑父一言不语,面色凝重。我的心里也七上八下,问姑父啥事,姑父却不回答。冷风如刀子划在脸上,叫人不得不缩头缩手。路上各种车辙的痕迹交织在一起。家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呢?(语段刻画了姑父的神态,杂乱的车辙衬托了作者内心的杂乱。)


天地间白茫茫一片,皑皑白雪覆盖了大地。空阔的麦地里,只有远处几个高高的白色坟头露了出来,这是我再熟悉不过的上学路了。路上有些滑,姑父却开得比较快。


到家后,屋子里挤满了亲戚,大家都不说话,有的还在偷偷抹眼泪。小姑见我进门后,赶紧过来说,爷爷平时最疼你,现在也最想和你说话,你进去看看爷爷吧。刹那间,我明白了一切。我大声喊爷爷,爷爷却没有回应。


迈进里屋,爷爷躺在床上。眼前的爷爷面色蜡黄,十分消瘦,眼睛深陷进去。这跟我小时候,骑在脖子上大喊“驾!驾!”而跑来跑去,害得奶奶在后面追着喂饭的爷爷完全是两个人。(前面真实写出了眼前的爷爷身染重病,让人忧心;后面传神地描写了健壮的爷爷背孙子的欢乐场景,对比鲜明。)


爷爷嘴唇哆嗦着说个不停,一个手指指向我。我听不清楚,想往爷爷嘴边凑,听听爷爷到底想和我说什么。母亲在后面用力拉住我的手不让我再向前靠,我再三使劲想挣脱母亲的手臂,但母亲却更用力地拉住我的手,踩住我的脚。我不解地看看母亲,母亲给我使了个眼色。


母亲把我拉到一个墙角里,低声说,你爷爷的病具有一定的传染性,你不能靠太近,万一传染上怎么办?我哭着说,可我想听听爷爷想跟我说些什么。妈妈抹抹眼泪说,爷爷肯定是想让你好好学习,争口气。懂吗?我用力点了点头。(母子对话,既交代上文原因,又暗示爷爷病情严重,为下文做了铺垫。)


半夜里,正在迷迷糊糊睡觉的我,被楼下一阵高过一阵的哭声给叫醒了。我下楼后知道是爷爷走了,忍不住哭了起来。


爸妈常年出去打工,爷爷奶奶照顾我的衣食住行。隆冬之季,寒气像一把把锋利的冰刀,一次又一次无情地向我捅来。爷爷抱着我,还把衣服脱下来给我裹上。那个干活也要抱着我,上山给我摘桃,下河给我摸鱼的爷爷真的要离开我了。那个给我制作玩具,唱儿歌,讲故事,哄我笑逗我乐的爷爷真的要离开我了。(一组剪辑的镜头,既照应上文爷爷疼爱孙子的细节,又形成了强大的情感冲击波,给人以深深感动。)


太爷坐在院子里,背对着屋子,低着头,一声不吭地抽着旱烟。这就是白发人送黑发人吧。


我很后悔,爷爷一定是想对我说些什么,但我当时却没有挣开妈妈的手,去凑近爷爷嘴边听听他的遗言,让爷爷带着遗憾离开人世。


我是一个懦弱的人,我没有勇气,我不配得到爷爷的那份爱。(勇于向去世的爷爷忏悔,照应题目,升华全文。)


【升格启示】


升格后的作文是一篇心理描写细腻逼真,细节描写真实感人的朴实情深之作。首段运用排比手法增添了文采,二三两段描写了同学们的议论和姑父凝重的神色,渲染了紧张沉重的氛围,为故事奠定了悲凉的基调,衬托了人物内心的不安和哀痛。爷爷疼爱孙子的细节,真实勾勒了爷爷对孙子的一片苦心、爱心,可谓无限疼爱。其乐融融的爷孙玩乐图与现在爷爷病重形成鲜明对比,怎不让人心痛而泪流满面?母子对话让小说更加严谨、完善,既补充交代了母亲不让“我”靠近的原因,又推动了故事情节的发展。结尾的自责、忏悔,真挚感人,点明了文章的主旨。由此看出,典型而具体的细节描写,在记叙文写作中是至关重要的。


 

魏晋士人与魏晋风度

 黄听松(本文选自《语文报·高一版》201512月)


 


  魏晋时期由于社会动荡、政治倾轧、生命短促等多方面的影响,直接造成了当时士大夫们不同于任何历史时期的言谈举止。魏晋士人借助于不同流俗的社会行为和自觉的生命意识共同展现出一种独特的精神风貌,我们把它称为“魏晋风度”。其行为特征主要表现为这样几个方面:


其一,清谈。曹操为消除异己,杀死了孔融、杨修等名士;到了魏晋交替时期,司马懿杀掉了何晏,司马师杀掉了夏侯玄,司马昭又杀掉了嵇康。政治环境的不断恶化,致使“名士少有全者”(《晋书·阮籍传》)。士人精神的高度紧张与极度压抑促使其只能谈些与政治无关的老庄玄理,这就是清谈之风一度盛行的根本原因。


其二,饮酒。酒是士大夫摆脱精神困境的一种极好寄托。既然不能在政治上一抒怀抱,又不能远离政治畅快地表达自己的喜怒哀乐,那么酒就是一种极好的选择。醉了,就不再有不能言说的痛苦;醉了,就远离了逃避不开的政治纷争。史书曾载,当权的司马昭曾想拉拢当时的名士,想与阮籍联姻,而阮籍竟大醉六十日,使此事不了了之。酒成了阮籍躲避灾祸的最好遮挡物。


其三,丽文。魏晋士大夫属于知识阶层。在社会险象环生的大环境下,其心情的抒发在药酒之外,还可以寄托在秀丽的自然山水之中。王羲之、谢安等名士的兰亭宴饮即是如此。游山览水触动心弦之外留下的就是诗的美丽。只是这种诗有时绮丽,如“池塘生春草,源柳变鸣禽”,有时空灵,如“目送归鸿,手挥五弦。俯仰自得,游心太玄”。


魏晋风度并不止以上几种,还有姿容、啸咏、纵情自然等等。魏晋风度其实是当时士大夫们在特殊的政治环境下的一种被动选择,有其特殊性,但他们对自然的重视,对心灵的追寻和对生命的哲学思考却给我们留下一笔意外的精神财富。

聊赠一枝春——宋·杨亿《少年行》赏析

 谭直方(本文选自《语文报·高一版》201512月)


  江南节物,水昏云淡,飞雪满前村。千寻翠岭,一枝芳艳,迢递寄归人。  寿阳妆罢,冰姿玉态,的的写天真。等闲风雨又纷纷,更忍向、笛中闻。


【作者】


杨亿(9741020),字大年,建州浦城(今属福建)人。宋太宗雍熙元年(984),年十一,授秘书省正字。历著作佐郎、知制诰、翰林学士。他的诗以词藻华丽著称,但内容空虚。曾与刘筠、钱惟演等相唱和,编成《西昆酬唱集》,称西昆体。兼擅骈文,有《武夷新集》传世。


【赏析】


这首词是咏梅之作。作者在风雪交加之际见到或者想到不畏风刀霜剑的梅花,因而写出这首小令来寄托自己的感慨。


起句点明地点在江南,“节”字从第三句的“飞雪”找出答案——是严冬时节;第二句“水昏云淡”和第三句的“飞雪”,则是“物”的注解。第二句中的“昏”“淡”二字,刻画出风雪中的肃杀景象。“千寻”以下三句开始直接写梅花。这三句是从南朝宋人陆凯赠范晔诗“折梅逢驿使,寄与陇头人。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代出。词中起句的“江南”二字,也出自这首诗。“翠岭”指江西、广东交界的大瘐岭。大瘐岭亦称梅岭,作者在这里是为了咏梅而借用。而下两句也是演绎前人的诗意,并非作者的实际行动。


下片各句紧扣梅花着笔。起句“寿阳妆罢”是用一个有关梅花的典故。据《太平御览》引《杂五行书》,说是南朝宋武帝女寿阳公主,正月初七日卧于含章殿檐下,梅花飘到她的额上成五出之花,时人仿效之,谓“梅花妆”。“冰姿”二句,表面是称赞寿阳公主的梅花妆,实际是作者对不惧风雪、冰肌玉骨的梅花的高度赞扬。紧接“等闲风雨又纷纷”,这一句是一个转折,作者内心悲悯梅花开在冬天,随时遭受凄风苦雨的侵袭不能自保,致使冰姿玉质化作尘泥。这是作者的兴感之由,于是才写成这首词。因此,这一句是全词的中心,接触到事物的本质,而其他各句都为这一句作铺垫。歇拍两句“等闲风雨又纷纷”,情意的继续,也是作者兴感的余波。结句“笛中闻”是因汉代横吹曲中有笛曲《梅花落》调。李白的《与史郎中钦听黄鹤楼上吹笛》诗中有“黄鹤楼中吹玉笛,江城五月落梅花”句,“落梅花”即笛曲《梅花落》。杨亿在此处有意用这个典故,表明自己为梅花受风雨摧残而伤感,连笛声吹奏《梅花落》调,也不忍心听下去,情致极为凄婉。


此词情景逼真,从写景开始,以抒情结束,三处用典,处理自然,不见痕迹,具见功力。在作者众多的诗词作品中是颇为难得的佳作。


 


 


 

比兴手法在《氓》中的运用

 


 李佩胜(本文选自《语文报·高一版》201511月)


  比兴是中国诗歌中的一种传统表现手法,宋代朱熹比较准确地说明了“比、兴”作为表现手法的基本特征,他认为:“比者,以彼物比此物也”,“兴者,先言他物以引起所咏之词也”。通俗地讲,比就是譬喻,是对人或物加以形象的比喻,使其特征更加鲜明突出。有的诗是个别地方采用比,而有的则是整个形象都是比;“兴”就是起兴,是借助其他事物作为诗歌发端,以引起所要歌咏的内容。有的“兴”兼有发端与比喻的双重作用,所以后来“比兴”二字常联用,专用以指诗有寄托之意。


比兴手法最早出现于《诗经》。《关雎》首章就有“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的句子,以河洲上和鸣的鸟兴起淑女是君子的好配偶,而二者之间多少有一些意义、气氛上的关联处,又接近于比。


《氓》第三章就是以传统的比兴开头,“桑之未落,其叶沃若。于嗟鸠兮,无食桑葚!”女主人公以桑树的繁茂,比喻男女未成婚时情意的浓厚,以斑鸠贪食桑葚比喻自己自陷情网,这是比的表现手法在文中的运用。女主人公在婚后不幸的境遇中,深切地感到男女在爱情生活上的不平等,她向广大的姐妹们发出呼喊,告诫她们千万不要重蹈自己的覆辙:“于嗟女兮,无与士耽!士之耽兮,犹可说也。女之耽兮,不可说也!”这是兴的表现手法在文中的运用。第四章首句仍以桑树作比,“桑之落矣,其黄而陨”,以树木的枯萎凋零比拟流年带走了的青春,曾经光彩照人的少女在岁月中蹉跎了美丽的容颜,再加上婚后长期过着贫困的生活,被弃的命运此时自然降临到了她的头上。


第三、四章用起兴的诗句,以自然现象来对照女主人公恋爱生活的变化,引出表达感情生活的诗句,借此抒发女主人公对丈夫喜新厌旧行为的怨愤。最后一章中用“淇则有岸,隰则有泮”比喻自己的不幸无边无涯。“隰”是随处可见的低湿之地,“淇”则是女主人公与氓婚前幽会和结婚时及被弃后所必经的河流,用来作比,非常恰切而更见深意。这样既激发读者的联想,又增强意蕴,产生了形象鲜明、诗意盎然的艺术效果。


总之,比兴手法的运用,加强了古代诗歌的生动性和鲜明性,增加了古代诗歌的韵味和形象感染力,使得我国的古代诗歌散发出迷人的艺术魅力。


 

精描细刻 靓丽出彩——学习描写

 


 


韩延明(本文选自《语文报·高一版》201511月)


  写人叙事的记叙文,除了通过具体事件的叙述来表现人物的精神风貌外,还必须灵活运用描写方法和技巧,对人物、事件、环境进行精雕细刻,使叙述更加生动感人,令读者过目不忘,留下深刻的印象。


一、肖像描写


肖像描写即对人物的外貌特征进行描绘,它包括人物的身材、容貌、服饰、打扮以及表情、仪态、风度、习惯等。俄国著名作家果戈理曾经说过:“外形是理解人物的钥匙。”肖像描写的目的是以“形”传“神”,刻画人物的性格特征,反映人物的内心世界。肖像描写可以是对人物特征作直观的描写,亦可间接进行个性烘托,通过作者主观感受或其他人物的反应来写;既可以进行粗线条轮廓勾画,也可以浓墨重彩进行细致描绘,但不论用什么方法,都必须从描写对象的实际出发,都是为了更好地凸显人物的个性。


二、语言描写


俗话说:言为心声。语言描写是塑造人物形象、揭示人物内心世界的重要手段。语言描写包括人物的独白和对话。独白是反映人物心理活动的重要手段;对话可以是两个人的对话,也可以是几个人的相互交谈。成功的语言描写可以鲜明地展示人物的性格,生动地表现人物的思想感情,深刻地反映人物的内心世界,使读者“如闻其声,如见其人”,获得深刻的印象。


三、动作描写


动作描写是刻画人物形象的重要方法之一。人物的每一行动都受其思想、性格的制约。因此,具体细致地描写某一人物在某一情况下的动作反应,能够鲜明表达人物的内心活动、处世态度、思想品质。成功的动作描写,可以交代人物的身份、地位,可以反映人物心理活动的进程,可以表现人物的性格特征,还可以推动故事情节的发展。


四、心理描写


心理描写是对人物在一定环境中的心理状态、精神面貌和内心活动进行描写,进而表现人物性格品质的一种方法。最常用的是描写人物的内心独白,写出人物的所思所想,让人物毫无遮掩地吐露自己的心声,进而使读者穿透人物外表,洞察人物的内心世界。


五、场景描写


场景描写就是对一个特定的时间与地点内许多人物活动的总体情况的描写。它往往是叙述、描写、抒情等表达方式的综合运用,是自然景色、社会环境、人物活动等描写对象的集中表现。常见的有劳动场面、战斗场面、运动场面以及各种会议场面等。场景描写要表现出一种特定的气氛,这样才能使场面变成一幅生动而充满感染力的图画。


六、细节描写


细节,指人物、景物、事件等表现对象的富有特色的细枝末节。细节描写就是抓住生活中的细微而又具体的典型情节,加以生动细致的描绘,它渗透在对人物、景物或场面的描写之中。可以说,没有细节就没有艺术。同样,没有细节描写,就没有活生生的、有血有肉有个性的人物形象。成功的细节描写会让读者印象深刻,提高文章的可读性。细节描写包括生活场面的细节描写、动作行为的细节描写、肖像的细节描写、语言神态的细节描写等。   


【学生佳作】


姥 


曹增玲


随着三月的风潜入楹檐,空气沁凉却已不带一丝寒意。院中的那株桃树已在温润的气息中再度晕上了一抹微红,只是树下的身影却被日光剪辑成一种无法分担的孤独……


春风像一把扫帚,扫尽了冬日的沉郁。走在路上,阳光的触角也温柔了许多,街道两旁的梧桐已冒出了新绿,不远处的小山也换上了绿装。我骑着自行车穿梭在春姑娘的裙摆间,感受着丝绸一样柔软滑过的清风。山的那边,那个古朴的小院中,那个孩子般的老人是否在期盼着我的到来?这么久没去了,我会给她怎样的惊喜呢?我心里偷偷地乐着。自从小姨出嫁后,我因学业一直没去姥姥家,她还好吗?


近了,近了。飞奔在那个氤氲着水汽的小道上,依稀中,那座古老的房子熟练地蹦进我的视线,只是远远地望去,好像少了点东西。站在姥姥家的门口,骤然发现,房子跟人一样,老了也会生皱纹。那墙上斑驳的印记好像经历了几个世纪,饱含沧桑。我悄悄地推开门,本想给姥姥一个惊喜,却被她逮个正着。姥姥抱着一捆干柴,染黑的头发又变回了银白,被晨风吹散在额前,与胸前的干草交织在一起,难以分辨。“姥——姥”不知怎地,我突然变得胆怯,声音小得自己都难听见。姥姥竟然没反应过来,硬是愣在了那里。“姥姥!”我声音提高了几个分贝。“哎!哎!”姥姥竟然像个孩子,不知所措起来。我连忙接过柴,除此之外,却不知道该再说些什么。


呆呆地坐在门前,看着正在烧水的姥姥,看着那双枯枝一般被岁月榨干了水分的手,我心中掠过一阵阵酸楚。烟囱中冒出的炊烟似一个个飞舞的精灵,调皮地扯开了我的思绪,把我带回了去年这个时候,情切依旧。


去年桃花纷飞的时候,我和小姨在树下为姥姥染发。姥姥却像一个顽童死命地挣扎。我按着姥姥的手哄她说:“姥姥,染了发您能年轻十几岁呢!”姥姥却反驳:“年轻几十岁我也不干,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吓死人了。”“妈,我们染的是黑色又不是红的。”小姨笑着。“黑的呀,早说嘛,黑的好,黑的好……”姥姥嘟哝着。染完后,我顺手摘下几朵桃花插在姥姥头上,小姨递过镜子,姥姥“啊”了一声,然后追着我们满院子打,欢乐的笑声随着粉嫩的花瓣落下,久久,回声才消失在天空的尽头。


岁月无情,仅仅一年,却已物是人非。小姨出嫁后,姥姥的生活每天都只是单调的回放。冷清的院子里,只剩下斑驳的回忆。难以想象,无数个黑夜,姥姥徘徊在树下,孤身一人,那是一份怎样的孤独?


回去的路上,我的心,好重!傍晚的风吹在脸上,凉凉的,有一丝隐隐的痛。想着姥姥的孤独,我再也无法前进,我停下自行车,拨通小姨的电话:“姨,来姥姥家吧,姥姥的头发又该染了……”


我调转自行车车头,迎着夕阳的余晖,努力向前蹬去……


【点评】


这篇文章情感真挚浓郁,句句打动读者的心弦,主要得益于生动细致的描写。开篇描写环境,渲染气氛,接着运用心理描写,表达“我”对亲人的牵挂。第三段通过肖像描写、神态描写,突出姥姥的年老体衰,为下文设伏。“为姥姥染发”一节,透过动作、语言描写,可以看到一个执拗倔强又憨态可掬的姥姥形象。结尾再次综合运用环境描写、心理描写和行动描写,极力表现对姥姥的不舍和关爱。作者善于精选生活细节,捕捉动人之处,用笔细腻柔婉,字里行间弥漫着一种温馨的气氛。

谁言寸草心 报得三春晖——漫话古代感恩父母诗

 


  


李学开(本文选自《语文报·高一版》201511月)


  “十月胎恩重,三生报答轻。”孝敬父母、感恩父母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古人留下了大量感恩父母的诗歌,阅读这些感恩诗,能净化我们的心灵,使我们得到有益的人生启示。


《诗经·小雅·蓼莪》:“蓼蓼者莪,匪莪伊蒿。哀哀父母,生我劬劳。”“父兮生我,母兮鞠我。拊我畜我,长我育我。顾我复我,出入腹我。欲报之德,昊天罔极。”父母辛劳养育子女,无私奉献,无怨无悔,子女却不能报恩德于万一。全诗情真意切,表达了作者对父母的深厚感情。


唐代诗人白居易《燕诗示刘叟》:“燕燕尔勿悲,尔当返自思。思尔为雏日,高飞背母时。当时父母念,今日尔应知。”诗人以双燕辛劳抚育幼燕为喻,深刻地反映了父母养育之恩的伟大,讽劝那些不顾父母痛苦而独自远走高飞的人们:想要子女对自己尽孝,自己就应先带头对父母尽孝。


唐代诗人孟郊《游子吟》:“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该诗选取母亲为临行的儿子缝补衣服这件小事,通过形象的比喻,把母亲关心儿子、儿子敬重母亲的感情表现得真挚而动人。“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成为传诵千古的名句。


宋代诗人王安石《十五》:“将母邗沟上,留家白邗阴。月明闻杜宇,南北总关心。”母亲在月圆之夜听到杜鹃的声音,就想起离乡在外的儿子,虽然南北相隔,但是仍然深深牵挂着儿子。浓浓的母爱感人肺腑。


元代著名画家、诗人王冕《墨萱图》:“灿灿萱草花,罗生北堂下。南风吹其心,摇摇为谁吐?慈母倚门情,游子行路苦。甘旨日以疏,音问日以阻。举头望云林,愧听慧鸟语。”


古时候当游子要远行时,就会先在北堂种植萱草,希望母亲减轻对孩子的思念,忘却烦忧。萱草花光彩耀眼,在南风的吹拂下默默地吐露着芳华,诗人用萱草花比喻浓浓的母爱,虽说忘忧,但对游子的牵挂却终其一生。全诗表达了游子对故乡母亲的深切思念之情和不能在母亲身边尽孝的愧疚之情。


清代诗人黄景仁《别老母》:“搴帏拜母河梁去,白发愁看泪眼枯。惨惨柴门风雪夜,此时有子不如无。”诗人远行他乡、告别母亲时,年迈的老母亲哭干了泪水,依依不舍,孤独地倚靠在柴门上,在渐渐暗下来的夜色中,任风雪吹打。诗人感到自己不能尽到赡养母亲的责任,还要使母亲增加离别的痛苦,一种无法抑制的内疚和伤痛之情跃然纸上,字字如锤,敲击着读者的心扉。


清代诗人蒋士铨《岁末到家》:“爱子心无尽,归家喜及辰。寒衣针线密,家信墨痕新。见面怜清瘦,呼儿问苦辛。低徊愧人子,不敢叹风尘。”诗人用朴素的语言,细腻地刻画了久别回家后母子相见时真挚而醇浓的感情。神情话语,如见如闻,母亲对儿子的关爱无微不至,儿子对母亲的孝心感天动地。细节描写生动传神,极易引起读者的情感共鸣。

高山流水遇知音

(本文选自《语文报·高一版》201511月)


  伯牙善鼓琴,钟子期善听。伯牙鼓琴,志在高山。钟子期曰:“善哉,峨峨兮若泰山!”志在流水,钟子期曰:“善哉,洋洋兮若江河!”伯牙所念,钟子期必得之。


伯牙游于泰山之阴,卒逢暴雨,止于岩下,心悲,乃援琴而鼓之。初为霖雨之操,更造崩山之音。曲每奏,钟子期辄穷其趣。伯牙乃舍琴而叹曰:“善哉,善哉,子之听夫志,想象犹吾心也。吾于何逃声哉?”


【译文】


伯牙擅长弹琴,钟子期善于倾听。伯牙弹琴,内心想着高山。钟子期赞叹道:“好啊,高耸的样子就像泰山!”心想流水,钟子期又喝彩道:“好啊!浩浩荡荡就像长江大河一样!”凡是伯牙弹琴时心中所想的,钟子期都能够从琴声中听出来。


有一次,伯牙在泰山北面游玩,突然遇上暴雨,被困在岩石下面;心中悲伤,就取琴弹奏起来。起初他弹了表现连绵大雨的曲子,接着又奏出了表现高山崩坍的壮烈之音。每奏一曲,钟子期总是能悟透其中旨趣。伯牙便放下琴,长叹道:“真是太好了!我练琴时所要表达出的,和你听到琴声时心里所想象的都一样。我的心声去哪隐匿呢?


【点评】


世上知音难觅,所以古人有“白首如新,倾盖如故”的感叹,所以这段“高山流水”的佳话传颂至今。俞伯牙志在高山,钟子期可以听出其志在高山,俞伯牙志在流水,钟子期可以听出其志在流水。两个人借助琴声,精神达到了高度的契合。


钟子期死后,再无人懂伯牙之志,所以他摔烂琴身,扯断琴弦,终身不复鼓琴。知音难觅,任何一个时代都是如此,即使今天通讯如此发达,人们交往如此便捷。交流的手段多了,然而交流时走心的人少了。


【适用话题关键词】


知己、友情、沟通从心开始

李白也矫情:拳打脚踢为崔颢

李白也矫情:拳打脚踢为崔颢

 姜卫华(本文选自《语文报·高一版》201511月)

   元朝《唐才子传》载:李白登黄鹤楼,豪情满怀,诗兴勃发。正欲即兴赋诗,却见同代诗人崔颢已先于他,将《黄鹤楼》一诗置之于此:“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黄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晴川历历汉阳树,芳草萋萋鹦鹉洲。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

崔颢(704754),汴州(今河南开封)人,唐代诗人。开元年间考中进士,曾任太仆寺丞、司勋员外郎。青年时诗风轻艳,多写妇女题材,晚年出入边塞,写下了不少优秀的边塞诗篇,诗风亦转为刚健雄浑、豪迈壮逸。

这首诗是吊古怀乡之佳作。诗人登临黄鹤楼,泛览眼前景物,即景而生情,诗兴大作,脱口而出,既自然宏丽,又饶有风骨,成为历代所推崇的珍品。传说李白登此楼,目睹此诗,不禁叹为观止:“眼前有景道不得,崔颢题诗在上头。”南宋诗评家严羽也说唐人七言律诗,当以此为第一。足见诗贵自然,纵使格律诗也无不如此。

当时,李白登临此楼,也是诗兴盎然,当他发现崔颢的这首诗后,连称“绝妙”,于是,写了一首打油诗:“一拳捶碎黄鹤楼,一脚踢翻鹦鹉洲,眼前有景道不得,崔颢题诗在上头。”便搁笔不写,后有好事之人据此在黄鹤楼东侧,修建了一座李白“搁笔亭”。现在,黄鹤楼公园内有崔颢的题诗壁,对面即是李白搁笔亭。

李白写下的诗词与黄鹤楼有关的不下五首,其中有一首《与史郎中钦听黄鹤楼上吹笛》:“一为迁客去长沙,西望长安不见家。黄鹤楼中吹玉笛,江城五月落梅花。”从此,江城便成为武汉的美称。黄鹤楼主楼壁画上有一首《送孟浩然之广陵》:“故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扬州。孤帆远影碧空尽,惟见长江天际流。”这首诗同样也成了千古绝唱。

“眼前有景”却“道不得”,何故?因为“眼前之景”已让人“先入为主”了,如不作出比崔颢更好的诗,岂不让人见笑?于是宁可不“道”,也不因为自己是一代诗仙而滥竽充数,李白是很有点自知之明的。后来,李白登南京凤凰台,觉得凤凰台与黄鹤楼颇为相似,便仿崔颢的原韵作了一篇《登金陵凤凰台》,诗云:“凤凰台上凤凰游,凤去台空江自流。吴宫花草埋幽径,晋代衣冠成古丘。三山半落青天外,二水中分白鹭洲。总为浮云能蔽日,长安不见使人愁。”猜想一下,李白为啥要来这么一首诗呢?无非是想借“凤凰台”这个平台,试试身手,PK一下。结果如何?我想,这应该是两种评价,一个是李白自己,他一定认为,像崔颢那样写出来不成问题,更不成难题,我若有他那种意境,会强于他的。所以,李白的诗在其后的时光中总是以意领先而胜。外人的评价呢?觉得这李白之仿作实在是不如崔颢的好,警告后人们,仿写为一大禁忌。但也总觉得这崔颢除此诗外,其它诗哪能比之于李白呢?后来的诗不如李白,是崔颢傲了呢,还是灵感不在了?其实,崔颢之诗仅是瞬间一感的“偶悟”,李白之诗则是一生通达坦荡的“彻悟”,两人的区别就在于此,正所谓功夫在诗外!

现代评论家普遍认为:崔诗与李诗,同是登临怀古之作,在艺术上有如“双峰对峙,二水分流”,但在思想上,后者是前者望尘莫及的。由此可见,“眼前有景道不得”绝非甘心落后、就此罢休的自暴自弃心理,而是一种更高境界的追求。

(文章选自其博客)

 

“正”字计数法

 


 沉 碧(本文选自《语文报·高一版》201510月)


 


  苏格兰公投落下帷幕之际,吸引人们眼球的不仅仅是票选的结果,更有英国人那奇特的计票方式。从新闻照片里可以清楚地看到,统计选票的人在纸上一条条地画竖杠,视觉效果非常凌乱。这引得人们议论纷纷:“想不到发达国家竟然采取这种刀耕火种的计数方式。”


相比之下,我国的“正”字计数法显得又机智又明确。这个方法广泛应用于社会各个阶层,为大家所喜闻乐见。“正”字五笔一字,整齐划一,视觉效果简洁明了,能够大大提高统计效率。相信很多小伙伴从小学选班委开始就用正字计数,一路画“正”直到现在。


这么好用的方法,究竟是谁先想到的呢?正字曾经是古代大数单位之一。汉代《数术记遗》中记载的大数有:亿、兆、京、垓、秭、壤、沟、涧、正、载。又因为“数有十等,若言十万曰亿,则十亿曰兆,十兆曰京也”,以此类推,“正”代表一个相当大的计数单位。


  至于真正使用“正”字来一笔一画计数,则要追溯到清末民初的上海。在旧上海,起初进戏园看戏并不采用凭戏票入园,而由服务人员领座,由善于计数的服务人员将卖座情况写在“大水牌”上注明。由于时间急促,恐怕误记,同时为了稽核总数,所以每满五个看客,就写一个“正”字,或者是来一个看客就画上一笔,画满五笔便成一个“正”字,随后再去收费。后来看戏的人增多,戏园规模扩大,用水牌计票的方法逐渐被戏票所取代,但“正”字计票法却被商家选举计票所借鉴,广泛应用起来。


  明治维新之后,日本也开始采用这种计数方法。此前的江户时代,他们曾使用“玉”字来计数,同样是五笔为一个“玉”字。由于绝大多数人生来具有十根手指,因而在发展中促成了十进制的广泛应用,而五画字和五画符号便于十进制计数,在许多国家和地区都曾被使用过。但在所有五画字中,只有“正”字字形规矩简洁,只由横竖构成,没有哪两笔首尾相连,甚至连每一画的长度都大致相等。所以,作为计数符号,没有比它更合适的了。


  “正”字的含义也具有正能量,它的本义是平正、不偏斜。在词典中“正”的含义很多,其组成的词组短语也大多都是褒义的,如正直、正大光明、正人君子、刚正不阿……足见人们对“正字”的喜爱。同时,它也有着“匡正”“正确”的含义,是人们表达信任的基准。


在投票选举中,人们最希望的就是公平公正,从外形到内涵,“正”字都是完美的计数工具,无怪乎人们称赞它是“高大上”的计数方法了。


(摘自《知识窗》)


【推荐者语】


“正”字从外形到内涵,都是人们理想的计数方式,所以其被广泛应用于各个领域,并显示着人们对于“公平、公正”的追求。